第十章

 

「林允兒,不許開槍。」權俞利命令道,感覺自己手中的那隻手又握得更緊,她輕輕地捏了兩下。

「前輩!」林允兒著急地大喊,拿著手槍瞄準了平頭男子的肩膀。

「把槍放下!」權俞利厲聲大吼,「我是妳的上級,妳就應該要聽我的!」

「前輩!」

「聽命行事!」權俞利下達命令,把那隻瑟瑟發抖的手移到右手抓緊,再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一個小小的東西。

平頭男子見權俞利有了動作,二話不說地扣下板機。說時遲那時快,權俞利一偏頭反手抓住抵在自己左邊太陽穴旁的槍,用戴著黑色指套的大拇指堵住槍口,在槍枝走火的那一刻前把它丟了出去。

一聲巨響,槍枝應聲炸開,炸到了那群人的身上,幾個人都因此而受傷,方才的那名少年更是當場被炸死。

「敦仔!」平頭男子驚呼出聲,「媽的權俞利!妳到底做了些什麼?!」

 

「數到三,滾,我不想製造更多的混亂。一、二、」此時權俞利從背後掏出手槍指著平頭男子。平頭男子正欲上前教訓權俞利,看見她扣下板機,子彈飛出打中他身後一個人手上拿著的小酒瓶,「滾!」

平頭男子的手下都蠢蠢欲動,但是權俞利的表情讓平頭男子覺得很不對勁,雙眼發出的寒光讓他覺得十分危險。眼看情勢不對,他一聲令下,撤走所有人。「權俞利妳記住,五年前的事情就算K老不計較,我們也會為他討回公道。」看著手下把那些受傷的人一個個抬回去,男子試圖平息自己的怒火,「敦仔是我乾兒子,今天的事我不會這麼算了。妳最好給我小心一點,還有妳後面那個女人,知道我的意思吧?」

權俞利明白眼前這個平頭男子算是暫時放過自己,她把槍放下,目送他們離去。她的右手,仍是緊緊握住身後女子的手。

 

「前輩。」待那群人離去,林允兒趕緊跑向前,一臉擔心的樣子。

「林允兒,五萬字悔過書,星期一交到我桌上。」權俞利點了一根菸來抽,面無表情地說道。

「…為什麼?」林允兒忿忿不平,胸口因為怒氣而上下起伏著。「為什麼要我交悔過書?」

「他媽的!」權俞利單手抓起她的領子把她朝牆上一扔,「妳剛剛幹嘛開槍?妳以為妳用消音器我就不會知道?他們是誰妳知道嗎?妳傷了那些人,妳有沒有想過這麼做的後果?沒有!」

林允兒失望地低下頭,淚水爬滿整張臉龐,嘴角卻勾起一點點的弧度。「沒想到,我心目中最為正義的前輩竟然不是我想像的那樣。」

「…妳在說什麼?!」

「不是嗎?」林允兒抬起頭,姣好的面容上盡是淚,卻配上了一個莫名的微笑,「前輩不讓我開槍不是嗎?前輩讓他們全部都離開了不是嗎?就因為前輩和那些人的私交不是嗎?所以現在,打算把這件事當作什麼也沒發生對嗎?」

權俞利抬起左手一拳朝林允兒打過去,林允兒毫不閃躲地閉上眼,卻只聽見耳邊傳來一聲撞擊聲。睜開眼,權俞利的拳頭狠狠地砸在磚頭上,關節的地方都滲出了一點點的血絲。

「今天的事情,我絕對不可能當作什麼也沒發生。」權俞利直視著林允兒,「身為警察,該有的敏銳度及觀察力,妳完全不合格!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老大讓妳開她的車而不是警車?沒有!林允兒,妳想得太少了。」

 

語畢,權俞利牽著女人的手離開了。

兩人坐在車上沉默不語好一陣子,最後權俞利再次牽起她的手,輕聲說道:「要回我家吃泡麵嗎*?」

「…嗯。」女人回握了她的手。

 

-

 

林允兒站在原地許久,才擦擦臉上的淚痕緩緩離開。

精疲力竭地回到了警局,林允兒一直思考著權俞利方才的那番話。

 

所以自己真的那麼不夠格嗎?那些人又是誰?為什麼權俞利和他們有關係?

 

「允,沒事吧?」徐玄聽見開門聲,擔心地問著。

林允兒苦笑,「事情解決了,但我被前輩罵得很慘,還罰寫悔過書。」

「權俞利人呢?」聽完林允兒敘述剛才發生的一切後,金太妍問。

「前輩把那女人帶走了,我不知道她們去哪裡。」

「帶走了?」金太妍驚訝萬分,不一會又了然地嘆了口氣,「沒想到真的是她。」

「是誰呢?」

「Jessica。」金太妍答。她試圖撥打權俞利及鄭秀妍的電話,卻都沒有人接聽。「剛才在聽錄音檔的時候我就有不祥的預感。」

「老大,我不明白。」林允兒不爭氣地哭了出來,「為什麼前輩會這樣?我不懂。」

「允兒,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樣,權俞利沒有背叛警方。」金太妍拍拍她的肩,「這件事背後牽扯太多了。K幫的人曾經和警方有衝突,權俞利就是那時候的關鍵人物。這次的事情也是因為對方是K幫,不能隨便驚動他們,所以才沒有動用警車。總之,妳必須相信權俞利。」金太妍推了一下鼻樑上的眼鏡,「整件事情妳就做錯了一件事,也就是為什麼權俞利罰妳寫悔過書的真正原因。」

「嗯?」

「妳真的不應該開槍。」金太妍雙手抱胸盯著她,「切記,就算妳的搭檔處於危險之中,也不能輕舉妄動。尤其妳將來跟權俞利搭檔,妳必須完全地信任她,她的緊急應變能力比任何人都好。不過我想,權俞利會這麼生氣的原因在於,妳的子彈最終打中了那把槍導致槍枝爆炸。有人傷亡,這是她最不能容忍的。」

「…我知道了。」林允兒吸吸鼻子答道。

「不過,Jessica是誰?」徐玄問道,林允兒的神情卻有些不自然。

「…」金太妍久久不語,最後還是決定開口,「權俞利對Jessica這個名字一直有著很深的執念,自從五年前那件事發生之後就一直這樣。但,我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麼。」

徐玄皺眉深思,「本來想說要去問問俞利前輩有關五年前那起案件的問題,但聽前輩妳這麼一說,似乎俞利前輩因為那件事受到極大的創傷…」

「我不知道她會不會願意回答。當時事發後局長有找她問話,但她狀況不太好,一直沉默不語最後還拿了美工刀企圖自殺,之後就再也沒人敢問,我也是。」金太妍鼻頭一酸,用力地咬住下唇,自責地喃喃自語著,「早知道,就不應該讓她去做臥底,我應該去的…我應該去的…」

「前輩…」林允兒和徐玄齊聲,兩人對眼的時候都看見了彼此眼底的擔心。

 

-

 

一路上,權俞利的手始終沒有放開,而那女人也就這麼一直讓她牽著。女人把車窗半開,試圖讓方才的緊張害怕隨風散去。

回到家的兩人省去任何對話,牽著彼此就直直地往臥室走去。權俞利把女人扔在床上,脫下外衣也爬上了床,毫不留情地激吻著女人的雙唇。原本女人以為,權俞利的舉動代表了一場激情床戰的開始。然而,當她終於放開自己的唇後,她的右手卻輕輕撫上了自己的右臉頰。

「會疼嗎?」權俞利柔聲問道,眼裡滿滿的都是心疼。女人發愣,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的問題。疑惑地抬起了眉毛,權俞利又再次出聲:「Jessica?」

女人終於是對上她的眼眸驚訝地看著她。

這是在第一天見面419之後的第一次,權俞利叫她Jessica。

鼻頭一酸,雙眼逐漸濕潤,Jessica哭了起來。權俞利看見她的眼淚,心疼地將她抱住,翻身讓她躺在自己懷裡,左手環繞她的細腰,右手一下下地輕拍她的後背,「乖,沒事了,我在這裡…」

聽見權俞利的安慰,原本的啜泣轉成了嚎啕大哭,淚水沾濕了權俞利的黑色背心。權俞利下巴抵在她的頭頂輕輕蹭著,像是疼愛小貓咪那樣溫柔呵護著。

直到Jessica哭累睡著了,權俞利才停下右手的動作,伸手去拿衣服口袋裡的手機。開機後馬上轉成靜音模式,果不其然,下一秒螢幕上顯示著好幾通的未接來電,都是金太妍打的。

「喂?」打給金太妍,權俞利壓低聲音說著,「我回家了…嗯…她睡著了,沒事別擔心…林允兒?我再跟她解釋…不是…呃…算了,明天再說,電話裡不好講…啊,那個什麼幫我處理一下…對…嘿嘿真懂我…嗯,再看看她的狀況吧!嗯,早點休息,晚安。」

輕輕順了順她的棕色長髮,權俞利盯著天花板思考著什麼,又把她抱得更緊了。

 

 

 

(*註:在韓國男方問女方要不要回他家吃泡麵是較為委婉的約砲說法。)

 

-待續-

 

莫名覺得貌似很久沒更了覺得羞恥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ys小羿 的頭像
lys小羿

It's my life.

lys小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高讚Top☆
  • 吃泡麵梗wwwwwww
    看到前面的時候我還在想說吼權呆要家暴兼虐待動物了原來沒有(期待了一下說#
    不過還是覺得允有點無辜啊為什麼不先解釋完再罰她豪可憐ww
    原來是因為權以前在那裡臥底過,從前的Jcc要不是因為是K幫的女人就是為了K幫而死吧
    然後那個老大或其他人則是饒了權一命,所以權為了不忘恩復義故意不起衝突(?
    幹什麼乾兒子被炸死w你他媽知道那頭蠢鵝是親兒子嗎###
    臥底這工作本來就不是人幹的
    就算今天換成金爺去,可能就多一點她不會被其他女人吸引因為她有極品呆萌受,但風險還是不會降低啊
    何況在後來的爆炸中金爺也是受傷了←__←都是命啊
    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臥底了#(是說我那篇也是有因為臥底被害慘的w雖然後來是好結局
    所以因為前一個Jcc炸過留下的洞,就讓卡皇來補嘛多剛好wwwww
    就希望不要有什麼該死的"和我在一起不安所以妳快走吧"情節(╯°Д°)╯ ┻━┻
  • 嘿嘿吃泡麵梗www
    還怕有人不懂只好註記一下ˊˇˋ
    野性權要出沒其實很難(咦 不過其實我也挺期待的(咦咦
    是很可憐啦,可是輕舉妄動就是not good咩(摸下巴
    下一章會解釋為什麼權呆這麼生氣ˊˋ
    Jcc是因為權俞利才受牽連的(廢話?)嚴格說起來其實她跟K幫沒什麼關係
    蠢鵝是親兒紙可是被罰惹(鵝淚奔

    臥底當然不是人幹的啊哈哈(所以是誰幹的(喂
    文裡還沒提到,不過權呆是因為金爺有妻了所以才自願臥底的,所以金爺才這麼自責這樣(天啊覺得劇透了(掌嘴
    媽的我也不喜歡妳快走吧情節=_=凸相愛的人不就要「彼此相互扶持,做愛不要矜持」嗎?(喂喂喂
    反正那種妳快走吧情節真的各種not good╰_╯

    lys小羿 於 2016/02/19 00: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