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啊…Yuri…嗯~嗯…呵…」

鄭秀妍跨坐在權俞利身上呻吟著,整個人向前傾摟住半仰著身子的權俞利,她低下頭,看見權俞利因為方才拉扯的動作露出了結實的十一字腹肌,頓時有些失神。而權俞利趁著此時不僅加快了手指的速度,更突襲她敏感的耳垂,讓毫無防備的鄭秀妍尖叫出聲,同時也到達了最高點。

「妳…每次都這樣~」鄭秀妍邊喘氣邊說,語氣裡卻有藏不住的嬌嗔,「討厭死了!」

「沒辦法,因為妳實在是太讓我著迷了。」權俞利舔了舔手上的液體,再伸手撫摸鄭秀妍的唇,鄭秀妍也十分配合地含住她的指尖吸吮著。最後,權俞利抓住那隻一直在自己小腹上作亂的爪子,瞇著眼看她。

「借吃一下豆腐也不行?Hing~」

「為什麼?」傾身咬了一下她嘟起的小嘴,權俞利眼巴巴地看著她。

「什麼為什麼?」鄭秀妍摸了摸權俞利的臉,眼神溫柔地像是要融化她一般。

「為什麼我們不適合當床伴?我知道妳所有的敏感點,知道妳上床的所有習慣、做愛的各種喜好,而且我隨時都可以和妳滾床單,哪裡不適合了?」

「Yuri呀…我們不適合當床伴…」鄭秀妍頓了頓,接著揉揉她的短髮,認真地說道:「那是因為,我想要妳成為我的另一半。」

 

-

 

第二天早上,崔秀英坐在辦公桌前幾近崩潰,雙手撐著腦袋一副要吐的樣子,接著吃下今天第二個三明治再喝一口咖啡,說出她今天第一句話:「幹…」

這絕對不是因為她吃太飽而導致這種異常——當然,自詡為天下第一食神的她是不可能會有吃不下的情況發生。讓她產生這種狀況的原因是:

 

「太妍老大!!」

「幹三小叫這麼大聲?!怎樣?」

「不、不是嘛!」崔秀英一臉哀怨地指著電腦螢幕,「老大,這些記錄都要消除?我把這些砍完我手指就廢了吧?」

「有什麼辦法?反正妳昨天才追到女朋友,暫時廢了不會影響幸福的妳放心,而且還有38E幫妳呼呼,天大的福利。」金太妍淡定地拍拍她的肩膀表示同情,「局裡的命令,妳加油。」

 

瞪著電腦許久,崔秀英終於是嘆了口氣乖乖開始辦公。由於前一天晚上權俞利和林允兒開的不是警車,再加上時間緊迫必須盡快到達現場,因此被照了一大堆的超速及闖紅燈的照片,留下好幾十筆的違規記錄。而崔秀英的工作就是把這些記錄一一刪除。刪除的作業程序包含:「作業員警:崔秀英」、「執行公務員警:權俞利/林允兒」、「刪除原因:非公務車執行公務」三個選項要選取。

 

「媽的,要不是老大的休旅車和權俞利的跑車長不一樣,我看光是要分權俞利和小允我就要脫窗了,重點是這大半夜的又不能用膚色分。」崔秀英右手忿忿地按著滑鼠,左手抓了把零食便塞進嘴裡。

「欸?秀英?辛苦了!辛苦了!這麼早就來辦公。」金孝淵抱著一個紙袋走進警局,「欸,話說妳昨天的約會如何?」

「當然是追到我們家小順圭了呀!」提起這個,崔秀英整個人都來勁了!她嘿嘿笑了幾聲,零食也擱在一旁不吃了,雙手托腮仰面對著天花板說:「我實在太天才了!昨天我、」

「Ok, stop!」金孝淵舉起手打斷她的話,「詳細內容請跟妳的感情導師權俞利報告,我沒興趣,而且我也很忙,再見。」

說完,金孝淵頭也不回地走回她的辦公室。崔秀英朝她的背影做了一個大鬼臉,接著又嘻嘻笑了笑,繼續工作。

想到昨天,心情一整個都好了呢!

 

「報告老大,外面的食神已經安撫完畢!」金孝淵用一個十分無奈的面癱臉向金太妍報告。

「幹得好,孝淵,果然這種事交給妳準沒錯!」金太妍哈哈大笑,接著把雙腿翹到桌上,露出一個帥氣的笑容。

「喔哈哈,感謝我吧!」金孝淵舉起手自己對自己比了一個讚,樣子好不神氣,接著從紙袋裡拿出一個漢堡,張開嘴咬了一大口,執勤開始。

 

-

 

有些事情,原本是一個不盡理想的結局,你為此感到難過了許久,才發現一切不是自己理解的那樣令人心痛,而是一個好的結局,你會有什麼反應?

 

權俞利坐在跑車上,右手握著方向盤,左手倚著窗撐住腦袋,聽著音響裡播放的爵士音樂,輕輕回想剛才和鄭秀妍的對話:

 

一早醒來就發現鄭秀妍趴在自己身上熟睡,權俞利笑著摸了摸她的頭,她輕輕地嚶嚀了一聲後,竟然抬起右手放在耳邊:「嘟…嘟…早安,請問這裡是首一警嗎?」

「…是的,請問找誰?」以為她還沒睡醒在做夢,權俞利也配合地抬起右手放在耳邊回答她。

「我想要找YK,請問她在嗎?」

「…秀妍,不要跟我開玩笑。」

「我沒有,哥哥。雖然想用特別一點的方式和妳相認,但…」鄭秀妍突然張開眼睛直視著權俞利,「妳可能現在還無法接受,其實我就是五年前住在妳隔壁的那個Jessica,那個幫妳包紮傷口、和妳一起去小沙灘、隔著妳的口罩和妳接吻的那個Jessica。」

「…秀妍?」

「當時,我和妳一樣。一樣看著那大火吞噬了我們的家,一樣以為妳在裡面沒出來,一樣地心碎了一地。」鄭秀妍把頭髮勾到耳後,輕輕抿嘴一笑,眼神卻突然黯淡了下來。「後來我考上了首爾大學,但我沒有到首一警找妳,是因為我真的以為妳死了。妳死了,我要去哪裡找妳?我不敢接受事實,所以我白天上課念書,晚上就在酒吧裡喝酒…嗯…算是一種逃避現實的方式吧?常常喝酒喝到不省人事,就在酒吧的房間裡休息…也就是我們第一次419的那個房間。妳如果不相信,妳可以去房間前試試看喊Jessica,那門鎖也會開。」

「那妳怎麼可能不知道老闆的名字叫小羿?」

「因為我都叫他小面癱。」

「…好,這我認了。那,我們一起做的鑰匙圈呢?」

「…對不起…」鄭秀妍哽著聲音說道:「有一年的12月5日,我把它丟進學校的生態池了,因為它讓我太痛苦了,每次看到它我就想到妳,但是丟了出去我立刻就後悔了,我坐在池邊一直哭,哭著哭著允兒就來了,我那時一點也不想看到她,於是我走了。之後輾轉得知她那天回去就感冒了,還很嚴重,我也知道因為這件事允兒和小玄冷戰了很久,後來我再也沒有和允兒聯絡。」

「所以…妳才對1205這組數字這麼執著嗎?」

「對。我們第一天認識就是在12月5日不是嗎?後來我有一次偷偷跑進妳家,記得吧?那次我無意間看到妳的記事本上把這天圈起來,畫上了蛋糕,我就認為那天是妳的生日。妳也知道不是嗎?我手機的密碼就是這組數字,我家大門的密碼也是,就連搭火車也都選最後一節車廂的第十二排五號。那天我知道有人搶了我的位子,超級不爽的,所以我就買了旁邊的位子然後坐在五號的位子裝睡。」

鄭秀妍看權俞利一副半信半疑的樣子,接著又說:「Yuri…我知道這很難接受,但是我真的就是妳想的那位。妳不是說只要有緣我們就能再見面嗎?其實前天妳把我帶回家的時候,半夜醒來我發現妳房間的擺設很眼熟,幾乎跟我印象中哥哥的房間一模一樣,於是我偷偷把妳的嘴巴遮住,才發現那張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的面孔就在眼前,我才激動地哭了。」

「…」

「至於為什麼我會對妳的睡臉印象深刻,那是因為這五年來,那張去小沙灘前妳坐在圍牆上睡著的照片,一直都是我手機的保護螢幕。」鄭秀妍伸手撫上了權俞利的脖頸,並在她的鎖骨上留下了深紅色的吻痕,注視了她許久,才從她身上爬下來,並抓了自己的手機輕拋到權俞利身上,赤裸著身子直接往浴室走,關門前還回頭留下一句話:「妳如果真的不相信我說的話,妳可以問問允兒或是小羿,我想,這兩個人都有話跟妳說的。」

視線逗留在那扇被那女人關上的浴室門好一陣子,權俞利才回神,拿起身上的那支iPhone,輸入再熟悉不過的四個數字解鎖,就這麼盯著螢幕上那女人美麗又性感的自拍。直到半分鐘後螢幕被切換成保護系統,權俞利看見自己坐在圍牆上隻手撐著頭的樣子出現在女人的手機裡…

 

淚,止不住地流下。

 

-待續-

 

趁我還記得的時候港快發文XDDDD

爆炸的期中考週終於結束惹(^_^;)

明天哥只有兩堂課爽爽上完回家耶嘿~(′▽`〃)

 

藍後似乎該去見見女神了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ys小羿 的頭像
lys小羿

It's my life.

lys小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高讚Top☆
  • 居然相認了!!!!!!!!!!
    等等,只有女王承認啊權黑黑還在呆什麼←__←
    所以吊飾後來就被鵝鵝跳下去撿起來啦,可是為什麼要冷戰勒一個不解
    而且鵝鵝脾氣差跟卡冷戰就算了,賢賢怎麼也跟著悶了O__o
    之後權呆可能還要沉澱一下吧然後金爺交出那個吊飾再給她開導一下(*゚∀゚)
    幹那個小面癱wwwwwwwwwwwwwww
    妳自己寫的時候都不恥嗎wwwwwww
    阿崔以為脫魯之後隔天就不用上班咩
    當然不(*゚∀゚) 就算廢了有38e呼呼也是極好的
    金爺那聲幹三小簡直了☆▽☆ (報告老大,不幹三小只幹妮妮((遭毆
    不過晚上確定看得到權咩?
    孝淵不是另外一隊的嗎是專門來安撫吃貨的還是代班啊:D
    如果侑西的感情事解決了,大概就剩敵人的最後一波攻擊?
    妳的長篇到十幾差不多就結束了啊wwww
  • 是太毫無預警了所以才這麼驚訝嗎XDD
    因為西卡是允允曾經喜歡的人r情侶之間最忌諱的就是前任了咩(雖然充充跟西卡沒有在一起過w
    賢賢冷戰→鼻息加重XDDDD
    權呆需要時間釐清(^_^;)
    小面癱怎麼了wwwwwwwww還不是你們都面癱麵攤的叫我自己就習慣了(?
    阿崔福利很好捏(對就是捏((被揍
    金爺一個霸氣(y)
    晚上應該還是看得到一點點的權啊不然別人都以為是幽靈車(大誤
    孝淵只是「順便」安慰一下食神的超貼心(′▽`〃)
    我是預計到20欸哈哈哈

    lys小羿 於 2016/04/22 17: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