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金徐玄覺得心很累。

看著眼前的自己用一副家禽類的神情在發呆,總時時刻刻提醒著她現在的自己是權允兒的事實。在靈魂交換後隔天的學校生活,雖然有驚無險,但也十足讓金徐玄嚇死不少腦細胞。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被嚇死的那些不是自己的優良腦細胞。大概也是在做好事吧,幫權允兒殺死一些壞的腦細胞,再加上自己經常思考,說不定之後交換回來權允兒可以聰明一些。

 

思及此,金徐玄講解讀書心得報告的動力又稍微提升了不少。

 

金徐玄一邊告訴權允兒該怎麼報告,一邊在自己寫好的讀書心得上替她做很多的記號,以免權允兒報告的時候太緊張講錯。「……以上就是我的分享心得。這樣妳會了嗎?」

抬頭一看,只見回過神的權允兒一臉尷尬地做了個"我"的口型,她便明白對方完全沒有在狀況內。金徐玄有些不開心地加重鼻息,正準備要對權允兒訓話之時,說時遲那時快,權允兒湊往她耳邊,輕輕吹著氣低聲說道:「……我會了。」

「啊!!!」權允兒這麼一吹,嚇得金徐玄放聲尖叫,方才準備好要唸權允兒的所有臺詞全部跟著某人纖細而有力的雙手推向那惡作劇的人身上。只見自己的身軀停留在半空中幾秒後落地,還來不及運用牛頓的運動定律算出自己的施力大小,隨著摔倒在地的聲響伴隨而來的是權允兒習慣性說出那個髒髒的字——

還有自家母親急促的敲門聲以及擔心的問候。

 

看著自家母親推門而入,關心的神情以及雙手的角度,雖然只探進半個身子,金徐玄也明白了母親的愛,因為某人用自己的天使臉蛋罵髒話的氣憤瞬間煙消雲散,取而代之是莫名的委屈。

權允兒見金徐玄還在愣神,趕緊坐好整理儀容,「沒、沒事……只是有人傳了雞爪的圖片到班上的群組,允兒就被嚇了一跳。」

「啊哈哈對啊,明天要去找秀英姊姊算帳,開什麼雞爪的團購啦……」金徐玄瞪了那個故作乖巧實際上藏不住嬉皮笑臉的某人附和道。說實在以金徐玄對權允兒這個吃貨的了解,就算崔秀英真的開了雞爪凍的團購,她也會"順便"、"不經意地"問一問有沒有煙燻豆干或小雞腿可以買,畢竟食物類的團購,權允兒怎麼可以因為是雞爪凍而錯過其他好吃的食物呢?

看著權允兒似乎很自然地和媽咪撒嬌,並且用自己的五官做出了吃貨臉的模樣接過那盤精緻的水果,金徐玄不禁鄙視某個總是用胃思考的傢伙。自己有多了解權允兒,金徐玄說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所以應該不需要讓她們靈魂交換好考驗她對權允兒有多了解吧?

 

不過,仔細想想,這幾天在扮演權允兒時,即便在靈魂交換之後,金徐玄很認真地花了一節自習課的時間分析統整了權允兒的性格,算是能夠歸納出權允兒的各種行為及反應,卻偶爾還是會因為自己的小習慣以及蹩腳演技而差點露出馬腳。比如說某天金徐玄想吃水果卻不好意思麻煩權俞利,於是她趁著鄭秀妍泡澡之時自己偷偷削了兩顆蘋果,再端到客廳的茶几上,用小叉子一片一片地插來吃。結果剛泡澡完的鄭秀妍看見自家鵝紙好端端地坐在客廳看電視吃水果,雖然翹著腳也會鱷魚式大笑,嘴邊跟茶几上也有噴出來的蘋果汁液,但看見手上那張衛生紙及小叉子,還有那盤明顯不是權俞利切法及擺盤的蘋果,鄭秀妍頭也不回地邁著八字步往主臥室走,邊走還邊喊:「權俞利!權俞利!妳鵝紙壞掉了!」

雖然對於自家鵝紙會幫水果擺盤這件事權俞利抱持著非常高興且欣慰她終於有點美感的態度,也相信鵝紙說是學校家政課時小玄教她的這個說詞,金徐玄再也不敢大意。權允兒在自己家似乎可以很容易地適應,畢竟媽咪跟爹地很疼自己,就算權允兒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憑著權允兒超會唬爛的技能,她們也不會多做懷疑;但金徐玄在權家要面對鄭秀妍這個表面上看似對自家鵝紙不理不睬實際上非常關心的大傲嬌(這樣形容未來婆婆可好?),總覺得一舉一動都逃不過她有如身高一樣高的220智商及觀察力,再加上自己實在是很不會權允兒的唬爛技巧,每次都結結巴巴地說著因為怎樣所以怎樣,即便權俞利會相信,但金徐玄覺得只要鄭秀妍多一個眼神或多問一句「是這樣嗎?」她就會趕緊道歉說對不起我亂說的。

但還好鄭秀妍懶得問那麼多。況且權氏夫婦抱持隨性開放的育兒理念,金徐玄怎麼樣都只是會讓她們覺得自家鵝紙認真向上,改邪歸正,跟金家好女兒學了很多好的規矩。

真的是功德一件呢!金徐玄笑了笑。反正換回來之後,權允兒就自求多福吧!

 

此時的權允兒插著一口蘋果看著金徐玄用自己的鵝喙嘿嘿地笑了笑,很是不解。但她也不敢多問金徐玄在想些什麼,免得讓她想起剛剛自己做了什麼換來一頓碎念。

 

 

 

至於權允兒的籃球校隊,在權允兒教過幾次之後,金徐玄憑藉著自己對籃球的基本知識以及權允兒出色的肢體協調性,也算是稍微上手了。其實金徐玄很想多去圖書館借閱一些籃球書籍,但是無奈權允兒平常都不會在圖書館待上太多時間,只好趁著在家躲進房間看比賽影片。權允兒的每一場比賽,權俞利都幫她錄得很清楚,這也讓金徐玄能夠學習權允兒的個人小動作,嗯……譬如說進球就會興奮地做出拍打翅膀的動作。雖然金徐玄幾乎是每一場權允兒的比賽也都在旁邊看,但發現這件事的當下她很是驚訝,找到自己幫她拍的照片才發現一半以上的權允兒都在振翅高飛。

但說實在的,籃球這種團體比賽的東西還是沒那麼容易,即便金徐玄的動作能應付平常的練習賽,她還是沒能馬上理解教練說的每個戰術,尤其是崔秀英口中的雞腿1號、雞腿2號戰術。第一次聽到的時候金徐玄整個反應不過來,只好在崔秀英責怪她的時候隨便回答說她那時候在想炸雞配蜂蜜芥末醬,成功轉走食神的注意力。

然後那天晚上馬上責怪權允兒為什麼要用食物取戰術名稱還不告訴她。

 

至少在兩人的互相幫助之下,平時的課外活動也漸漸遊刃有餘了。

 

為了互相更熟悉彼此私下的習慣,揣摩對方的想法和情緒,權允兒藉此讓金徐玄常常到家裡,以便能有更多兩人相處的時光。即便金徐玄對於權允兒早已熟悉了大概,但權允兒那副模樣讓她盛情難卻,再加上自己也是蠻想念爹地跟媽咪,於是三天兩頭就出現在金家。她不太確定為什麼爹地每次都用剁鵝肉的眼神看著自己,只是媽咪總是偷偷告訴她不要介意,金徐玄才稍微安心了下來,不然她很擔心爹地很討厭權允兒……

就像這天,金徐玄上完廁所出來遇見黃美英,只見她偷偷地塞了一個小糕餅給自己,然後告訴自己說不要介意金太妍在廚房磨刀霍霍,那只是愛女心切。

金徐玄欣慰地回到房間,卻聽到某人又用自己的天使臉蛋罵髒話。皺了皺眉頭,湊上前問:「誰?秀英姊姊嗎?」

頓了頓,金徐玄像是想起什麼似地睜大雙眼,一把奪走了權允兒拿著的手機。

「嗯?小玄嗎?妳剛才該不會是罵髒話了吧?」崔秀英疑惑地問著。

金徐玄第一次聽到自己的心跳聲蓋過話筒那端傳來一陣陣咀嚼食物的聲音。吸了一口氣,乾笑幾聲並用眼神狠狠地剁死那隻蠢鵝,「沒有啦,剛才是我講的……小、小玄去讀書會報告啦,怎麼可能在這裡呢……」

權允兒嚇得不敢亂呼吸,同時也感嘆遺傳的強大讓金徐玄不用特別學習就會她家爹地的眼神剁鵝大法。背脊上的冷汗提醒著她以後最好不要用金徐玄的天使臉蛋亂罵髒話。

 

又或者,最好不要再讓金徐玄聽到任何髒話。

 

-

 

不過最為不適應的,還是兩人各自在家的時候了。金徐玄明白權允兒那個隨意豪放愛玩的調皮搗蛋性格,但自己真的是模仿不來,最多最多也只能像個七八成,每每調皮一下只要鄭秀妍冷冷地一瞥,她還是會不小心嚇得一抖然後掉幾根鵝毛,她實在有些佩服權允兒每次都可以沒心沒肺地聒噪幾句就飄離鄭秀妍的視線範圍。也許這就是她跟媽媽特別的互動模式吧,在每次耍寶完被瞪又忘記飄走時,總能看見那張精緻姣好卻沒什麼表情變化的臉龐露出一抹失守的微笑。

 

「權俞利,妳鵝紙真的跟妳很像。」這大概是金徐玄聽過鄭秀妍最常"稱讚"權允兒的一句話。雖然金徐玄很注重皮膚再生的時間,就算換了身軀也一樣,但為了瞞過權允兒的雙親,偶爾金徐玄會為了假裝晚睡覺實則訂了鬧鐘爬起來上廁所,在那時就會聽到主臥室傳來那兩人的對話。

「哪裡像?老婆是說帥氣的部分嗎?」

「不不不,妳誤會了……」鄭秀妍伸手推了一下權俞利,語氣間滿滿的都是嬌嗔,「我是說智障又白癡的部分、嗯……不要那裡……」

喔~好戲又上場了。金徐玄認命地擦乾雙手,思考了一會兒之後滴幾滴水珠到地上,離開廁所,回到房間,輕輕關上房門,戴上前幾天買好的耳塞……

晚安,進入夢鄉。

 

至於權俞利,如果說自己的爹地是冰、媽咪是火,在權家大概就是正好相反的情況了。權家把權允兒當成鵝紙養,自然權俞利在處理家裡的任何事情都會順便教一下鵝紙。比如說要怎麼修理被鄭秀妍砸壞的鬧鐘,再比如說要怎麼煮飯煮菜以免鄭秀妍一時興起想炸廚房……等等舉凡生活中的大小事。權俞利什麼都教了權允兒,尤其是權允兒提出的疑問,權俞利絕對是放下除了老婆以外的所有事情來陪鵝紙找到答案,就像小時候某天看到權家父子倆蹲在院子裡一整個下午就為了實驗到底能不能用放大鏡烤肉來吃。

 

「老爸,那個我很喜歡吃的泡菜燒肉飯,妳教我做好不好?」

「呦?這麼突然!臭小子妳是怕自己半夜肚子餓還是要做給"妳的小玄"吃的啊?」權俞利饒富趣味地笑道,「晚點一起進廚房,現在妳得跟我去一趟超市。妳秀晶阿姨回國,妳媽說要買韓牛跟芒果冰淇淋。」

「……蛤……麻煩欸~」

「不要囉嗦,等等讓妳自己挑零食。快點,還要去機場接妳阿姨!」

「喔,好啦好啦~勉強答應。」

「臭小子!」權俞利笑著弄亂自家鵝紙的頭髮,看著那人眉頭一皺又趕緊照著鏡子整理好自己的頭髮,又是一抹微笑。從主臥室探頭出來的鄭秀妍看見權俞利那副呆樣,雙手抱胸輕咳了兩聲以表示女皇正在看那兩人搞什麼把戲還在家裡打混摸魚。

權家父子倆以光速消失在權家大宅。

 

金徐玄除了發現權俞利三兩句不離自家老婆這件事之外,她也察覺到權允兒其實不知不覺學了不少技能,難怪上次她的自動鉛筆壞了權允兒一把就搶去幫她修理好才還她。其實以兩家的財力要再買一個新的都不是問題,但就像權俞利知道只有那個鬧鐘叫得醒鄭秀妍一樣,權允兒知道那支自動鉛筆對金徐玄的意義,寧願花一個可以跟崔秀英吃下午茶點心的下課時間還把手弄得黑黑的也要幫她修好那支筆。

 

權家的那份溫度總是需要用心去感受才會體會出其中的溫暖,就像鄭秀妍總是笑權俞利又呆又白癡,或者像是權俞利永遠一副怕老婆的慫樣,又或者是她們夫妻倆總是用盡各種方法放生、挖苦自家鵝紙,那種拐彎抹角的愛,以前金徐玄看不懂,現在竟然能夠體會箇中奧妙。

其實也蠻有趣的。

仔細想想權允兒也遺傳了那種性格吧,雖然永遠都是那副沒心沒肺的蠢樣,其實總是在很多小地方呵護著自己,被發現了還會死鵝紙嘴硬不承認,那份孩子氣還帶點傲嬌的愛,完完全全是權氏夫婦的翻版。

思及此,金徐玄停下抄筆記的動作,握緊了手上的那支自動鉛筆,突然有些面紅鵝赤。

 

-

 

金徐玄都會多抄一份筆記給權允兒,以前權允兒總是考前抱佛腳,筆記都是囫圇吞棗,現在她也得乖乖每天跟著金徐玄複習。畢竟原本的兩人成績差距甚大,現在要扮演好對方,金徐玄總得忍著填滿考卷的衝動,甚至要趕快把考卷放進抽屜才能制止自己拿太多分數,權允兒就更辛苦了,要知道金徐玄這位學霸都是校排前三,現在的權允兒還差得很遠呢!

所以權允兒每天都會祈禱在期末考前換回來吧。金徐玄看著某個邊吃午餐邊看筆記邊發牢騷的權允兒,不禁莞爾一笑,把自己便當裡的燒肉加泡菜夾給權允兒。

「哇哇哇!是泡菜燒肉!好險秀英姊姊不在這裡,不然又要給她搶走了~」說完一口塞進嘴裡,滿足地咀嚼著。

「吃慢點,沒人跟妳搶。」金徐玄皺眉,並無聲地嘆一口氣,「這幾天都沒有跟她們一起吃飯……」

「沒關係啊,這樣我才不會被搶菜。」權允兒樂不可支,吞下那口美味又望向金徐玄手中的便當盒。

「……不行,妳還是不要吃太多了。」

「小玄拜託嘛……QAQ」

 

 

 

「欸,妳們會不會覺得那兩個人最近很奇怪?」李順圭皺了皺鼻子,把便當上裡的排骨肉戳出幾個洞。

「啥?不是都一樣嗎?我看都沒什麼變啊!」金孝淵夾了幾根麵條放到嘴裡,大聲地吸了又吸還掛在嘴邊甩動,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崔秀英吃完自己的大份量便當後胃還有一些空位,於是吃起洋芋片並盯著那塊被李順圭凌虐的肉,邊噴屑屑邊說道,「有啊!權允兒那頭鵝最近都不找我吃午餐,害我都不能加菜了。」

「還有啊,她們寫出來的字和之前不太一樣,權允兒上課居然醒著,還能上台回答問題欸!小玄就低著頭一直在打瞌睡。」李順圭停下筷子,腦中飛速地思考出那兩人最近的反常。旁邊在那裡卡滋卡滋吃著洋芋片的傢伙讓她想起了什麼,用那雙摧殘排骨的兇器指向崔大個,「而且,前幾天妳不是說要訂麥當勞嗎?她就一臉『妳這傻逼吃那個會死的』,反倒是小玄露出羨慕的表情,怎麼想都很奇怪吧?」

「會不會是她們交換了啊?」崔秀英漫不經心地說道。她比較在意這包洋芋片的空氣好像比前幾天吃的多,不滿地皺眉。

「崔秀英妳忘記充智商喔!怎麼可能有這種事情!」

「說不定啊!妳看她們最近的行為都很反常,套在對方身上又剛好是合理的。」晃了晃洋芋片的袋子,崔秀英又伸手撈幾片洋芋片。她也不知道是什麼交換,只是想到上次買了炸雞桶跟烤雞桶,打開炸雞桶裡面竟然是烤雞,嚇得她趕緊檢查烤雞桶裡的是不是炸雞。

上一秒鄙視某食神的金孝淵聽她這麼說突然也覺得頗有道理,「那我們要不要從後面叫她們的名字看看?搞不好叫權允兒的時候金徐玄會回頭耶~」

「妳才忘記充智商了吧!如果她們也知道交換了,一定會先套好要改稱對方的名字啊,這樣行不通的。」李順圭無語。她覺得這次崔秀英說得有理,欣慰之餘卻也感到十分詫異,如果是真的,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打電話回去問她們爸媽?說不定還可以蹭一頓owo」崔秀英噴著屑屑一副已經在思考要吃什麼好料的氣勢,卻被李順圭揮過來的拳頭打翻了幻想中的大碗。

「妳傻啊?那樣會被當成神經病吧……靠不要再噴了啦!髒死了!」李順圭的拳頭沒有落在崔秀英的身上,反而是轉彎搶走了那包洋芋片。「對了就是這個!用這個搞不好就可以測出她們是不是靈魂交換了。」

「那是我的飯後點心!」崔秀英激動地大喊,心痛不已只差眼角沒有幾滴淚。

「不管,就是這個了!妳不准吃完,放學就把它放在抽屜裡,今天小玄要當值日生,允兒一定會留下來陪她,到時候就知道是誰會吃了。」

正在喝湯的金孝淵放下碗,露出一個看似天真的笑容,「我覺得妳還是直接沒收好了,下午還有四節課她一定會偷吃!」然後再若無其事地收好便當盒,準備去洗手上廁所,徒留崔秀英在她身後猛瞪。

 

放學,李順圭、金孝淵及崔秀英各自編了個理由離開了教室,又在樓梯口會合後躲到後走廊觀察著金徐玄和權允兒的一舉一動。

「姊姊們都走了?」

「對啊~」金徐玄扳著手指頭細數:「Sunny姊姊去排新上市的遊戲,秀英姊姊說要買限量的烤肉拌飯,孝淵姊姊沒說清楚……不過應該也有事情吧。」

「蛤……好無聊,崔秀英很不講義氣耶……」權允兒有些不服氣,明明之前說好要一起去排烤肉拌飯,崔秀英這傢伙竟然先去。她漫不經心地在黑板上拍出幾個板擦印再擦掉,一副好像很認真打掃的樣子,實際上腦子裡想的全都是烤肉拌飯。

「不要因為妳今天是值日生,就覺得大家都有義務要留下來陪妳好嗎?」金徐玄看著那人的行為舉止有些無語,回過頭把書本放進權允兒那個像是新的一樣的書包,捲起袖子打算去拿水桶跟抹布,「我幫妳,我們趕快做完回家吧。」

「不不不不!不用了,小玄妳等我就好了,我很快就弄完……」聽到金徐玄這麼說,權允兒拌飯也不想了,一心只想趕快完成所有值日生的工作不讓她插手,要不然等等被金叔叔發現她又要被剁了。火速完成了手上的工作並一把搶過抹布做完原本金徐玄要幫她的事情,又趕緊拿起掃把開始掃地。

看見那人似乎真的開始認真打掃,金徐玄抿了抿唇,接著又從書包裡拿出一本課外讀物來看,並且靠著聽覺來了解權允兒在哪裡、在做些什麼。

天都知道權允兒不會那麼認真打掃,一定會找到機會就做些有的沒的。金徐玄邊聽著那規律的掃地聲邊看書,指尖一下下地跟上了權允兒的節奏。

權允兒賣力地打掃著,也沒忘記顧及自己愈發強烈的飢餓感,心想著晚餐要吃些什麼,卻又越來越餓。那份空虛難耐的感覺終於在經過崔秀英座位時得到了解脫。

 

洋芋片耶!

是洋芋片耶!

那是洋芋片耶!

 

偷瞄了一眼金徐玄在座位上看書,權允兒躡手躡腳地放下掃具,拉開椅背,抽出洋芋片,打開包裝,吸一口香氣,拿幾片洋芋片,放進嘴裡。許久沒吃垃圾食物的權允兒臉上滿是幸福的笑意,忘情地咬下洋芋片發出清脆響亮的一聲——

喀嗷!

還沒來得及享受洋芋片的洋芋香以及那懷念的鹹味,在她意識到那聲響的分貝足以讓金徐玄注意到之時,金徐玄便開口了:「權允兒,我聽到妳吃洋芋片的聲音了!」

早在手指頭多敲一下卻沒有聽見掃把掃過地面的聲音時,金徐玄就察覺了某人暫停掃地的事實。想當然,金徐玄不用回頭也能知道那傢伙正在做什麼,雖然不知道是哪裡來的洋芋片,聽起來好像是秀英姊姊的位置,但唸唸那頭鵝絕對是有必要的。畢竟正在打掃呢!怎麼可以分心去吃洋芋片!

「小、小玄,妳聽我解釋,我是因為……」權允兒這次不敢覺得那個嚴肅的自己很好笑,反而驚恐地趕緊吞下口中的罪魁禍首急欲解釋些什麼。

「看!她們果然是交換了啦!就說了喊名字就好了嘛!」還沒等權允兒找到好的理由唬爛,在一旁發現真相的三個人進到教室,聽見聲響的金徐玄終於是回頭,一回頭看見那三人驚訝地說不出話。

「喂喂喂!那個金徐玄還權允兒的,給老子放下妳手中的餅乾!」崔秀英顧不得目瞪口呆的兩人,像是大媽被搶走孩子一樣地一把拽回自己的餅乾,兇狠地瞪著眼前的"金徐玄",又瞪了一眼"權允兒",一時之間有點糊塗到底該瞪誰。

權允兒亂了手腳,回頭一看金徐玄一副白斬鵝的臉色,腦中閃過無數個面對或逃離現況的方法。全都是套路,權允兒懊悔著自己的貪食毀掉了兩人精心策劃的瞞天過海劇本。金徐玄也感到不知所措,她們倆誰也沒料到會有這樣中了朋友們圈套的一天。看著自己的天使臉龐露出了慌亂的神情,她不用想也知道此刻"權允兒"的臉肯定刷白得像是白斬鵝。

 

「呀,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妳們要不要解釋一下?」李順圭困惑地看著兩個石化的同儕,即便確認了答案卻有些無法置信。她一副大姊頭的氣勢非要等到兩人說清楚講明白,才不枉費今天某人下午一直跟自己哭餓的煩躁感。

 

然而那兩人,到底又能解釋些什麼呢?

金徐玄張了張嘴,權允兒發出幾個單音節,都沒能好好說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安靜的教室裡只剩時鐘滴滴答答的聲響和某人震耳欲聾的咀嚼聲迴盪。

 

-待續-

 

Soulmate(Hyun ver.)

 

-

 

好的年更的靈魂伴侶(年你妹

抱歉各位,一不小心跟隔壁高讚的第四章又差了一個月orz

最近真的是各種忙得要死要活都沒時間好好碼文藍瘦香菇

總之算是新生活有機會再跟大家分享這一年(或這一個月)我做啥去了(如果有人想聽啦哈哈哈

十月一個新開始先許願一波之後好好更文XD

-

寫到後面昏頭orz

多更新了洋芋片事件的小玄視角,希望不要被金叔叔當成鵝剁(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ys小羿 的頭像
lys小羿

It's my life.

lys小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高讚Top☆
  • 阿鵝壞的腦細胞殺完應該就變弱智了
    腦中只剩煙燻豆干和小雞腿(+1)(不對#)

    妮妮好可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偷偷養女婿(雖然真實身分是女兒),雖然我的心和金叔叔一樣
    但這種行為太萌了不能更喜歡QAQ (但我還是不看好阿鵝)
    愛著妮妮的小賢也好可愛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覺得她憋著不能抱抱蹭蹭更委屈吧QQ

    這樣形容婆婆很恰當啊www
    簡單來說權家就是傲嬌聚集體,真的hen棒

    振翅高飛wwwwwwwwwwwww
    然後那個雞腿一號二號妳不早講,快笑死了XDDDDD

    原來小賢已經買好耳塞了,不愧是太妮的女兒(欸)

    放大鏡烤肉好可愛,猝不及防地被侑允暖了一把
    然後又給允賢塞了一口糧,自動鉛筆的梗好適合
    『妳的小賢』
    小賢被未來公公這樣揶揄不知道內心的反應是什麼www
    欸如果秀晶阿姨回來,傲嬌的老媽會不會瞬間變軟萌妹控啊(X)

    然後妳最後那段,寫到權允兒的視角那邊去了啦XDDD
    終於知道妳為什麼會爆字數了,因為包辦了兩邊的視角wwww
    可是洋芋片又好好笑wwwwwwwwwwwww
    崔秀英嘴巴得張多開才可以嚼得那麼大聲啊XDDDDDD

    笑死我了,這章真是又暖又可愛的
    雖然我覺得因為時間落差太大,導致有點平行宇宙www
    不過也還好啦感覺可以接受owob
  • CU
  • 太妮夫婦跟允兒的相處方式好像那種前一個人給牠一拳然後後一個人在跟牠道歉的感覺XD
    那樣形容婆婆當然沒有不好啊畢竟那是事實嘛XD
    傲嬌聚集體XDDD我覺得很可以XD
    一半以上的照片都在展翅高飛很好啊XD代表牠進了很多顆球XD
    原來最後一段是視角寫錯,我還以為我看那麼多字看到變智障了XD
  • CU
  • 話說我很好奇權家父子放大鏡烤肉的實驗有成功嗎Xd( 或許某天我該試試看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