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潺潺流水聲輕盈地傳入耳中,遠處隱約聽見枝頭上的小鳥吟唱著婉轉的旋律,彷彿置身於綠意盎然的森林裡。

「吱——吱…吱吱…吱吱……啪!呲~」

(不,這不是小鳥摔到地上慘叫的聲音。)

金徐玄找到放在床頭的手機接著關掉鬧鐘,伸伸懶腰,又是一個美好的早晨…

 

才怪。

 

當淺藍色的天花板映入眼簾時,她立刻被扯回現實之中:此刻的她正在權允兒的房間裡,穿著權允兒的衣服,躺在權允兒的床上,而她就是權允兒本人。想了一秒權允兒不爽的時候都會罵的單字詞,又甩甩頭把這個不太好的念頭拋開,金徐玄閉上雙眼片刻,再睜眼,試圖說服自己面對這個不太真實的現況。

 

嗯,今天是權允兒。

冷靜地拿起手機看了一下時間,平靜地離開權允兒的床。

嗯,今天是權允兒。

放輕腳步走進浴室上廁所,拿起權允兒的盥洗用具刷牙洗臉。

嗯,今天是權允兒。

走回房間打開衣櫃找到權允兒的制服換上,再打開自己的書包把該帶的東西整理好。

嗯,今天是權允兒。

把書包放到沙發上,遲疑了一下,接著走進廚房打算弄點什麼給已經在唱空城計的權允兒的肚子。

 

與此同時,權俞利穿著黑色睡袍打了一個呵欠,驚訝地發現自家鵝紙站在冰箱前發呆。「欸?妳今天怎麼這麼早就起床了?」

「嗯,因為今天是權允…不、不不,不是!我是說,老爸早安。」金徐玄還沒說服自己完畢就被權俞利打斷,強迫自己的鎮靜差點在一瞬間被嚇得粉碎。有禮貌地問了好,這才想起來權允兒好像都不是這個時間點起床,更何況是已經準備出門的程度。

權俞利怪異地看著抓著冰箱把手的她,讓她不禁緊張地吞了吞口水,最後被趕走。「很熱就去吹電扇,不要在這裡開冰箱浪費電。」

站在一旁看著權俞利拿出吐司放到烤箱裡面烤,再拿出昨天晚上的紫菜包飯替她裝進便當盒裡;往平底鍋倒了一些油準備煎荷包蛋跟培根。金徐玄摸了摸肚子以示安撫,遲疑地問:「我來幫妳…嗎?」

「不用。」權俞利還帶了點睡意因此沒發現自家鵝紙問出口的竟然不是"什麼時候好?我很餓",還說要幫忙。將培根翻面之後又從冰箱拿出生菜和番茄出來洗,權俞利突然笑了一聲,有些惡趣味地看向自家鵝紙,「還是妳要幫我叫妳媽起床?」

「好。」一心只想著要幫忙做些什麼的金徐玄轉身離開廚房。此時的權俞利終於是完完全全地清醒,訝異地看著自家鵝紙的背影,沒有發現生菜已經漂向北方。

 

只是隔了約莫一分鐘,權俞利便又看見某人出現在廚房。

「妳媽呢?」

「…她叫我滾。」委屈的鼻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權俞利放聲大笑,直到主臥室傳來砸東西的聲音才乖乖閉嘴繼續煎荷包蛋。

 

-

 

沿路上踢著小石子走到學校,金徐玄有些賭氣地思考著權允兒到底是怎麼生活,還有那對即便認識很久但仍然難以捉摸的夫妻,又想著是不是應該去圖書館找一下有關靈魂互換的書籍或是分析資料來研究,走進教室坐到座位上時還不忘拿出筆記本寫下自己需要去找的資料,認真地思考著,直到看見某人一臉欲哭無淚地走進教室。

「小玄,妳居然沒有長褲嗎…」權允兒可憐兮兮地抓著金徐玄問,大概是腳太涼了她不習慣。

只是金徐玄第一時間才不是想到這個,她壓低聲音提醒對方:「咳,姊姊我才是允兒…」

「啊…對、對吼……允兒、姊姊……我們可不可以換一下……」權允兒清了清喉嚨,試圖用高一點的聲音說,卻因為不習慣所以頻頻停頓,還因為必須稱呼自己姊姊而乾嘔了一下。

「那、那好吧!我人真好~」金徐玄雙手一攤裝出屁孩的語氣答應。

 

於是權允兒和金徐玄兩人走進相鄰的兩間廁所把自己的褲子跟裙子脫下來丟到隔壁,結果金徐玄一不小心太大力丟到隔壁的隔壁間。她驚訝地尖叫出聲:「啊啊啊!我明明只用了一點點力耶?」

明明自己只是輕輕擺了一下手腕,難道權允兒肌肉的瞬間力道這麼大嗎?果然是平常在運動的人?

權允兒在沒人看見的地方露出了呆滯的臉,有點不解。金徐玄只好快速穿上裙子之後飛奔到躺著她的褲子的那間再丟回去,結果又丟超過。她尷尬地走回原本那間廁所撿起褲子,敲了敲權允兒所在的那間廁所門,道:「呃,姊姊妳開門好了…我拿給妳。」

權允兒遲疑了一會才開口,語氣卻透出幾分嬌羞,「唔……好啦,那妳不可以看喔!」

開門之後看見那人躲在門後捂著嘴巴,似乎在想自己怎麼說了奇怪的話,金徐玄露出一個詭異的微笑把褲子遞給她,接著好心地替她關上門,靠在一旁的牆壁等她出來。

或許偶爾逗逗權允兒,也挺有趣的?

 

 

換好衣服的兩個人終於是自在了許多,回到教室卻被同學各種側目。雖然沒看過金徐玄穿褲子不過是挺好看的,倒是權允兒……

???

 

「欸權允兒,這個餅乾好……」首先發難的就是手上抱著新口味零食的崔秀英。原本高興地想要跟權允兒炫耀這個零食多好吃,不經意地轉頭一望,竟嚇得零食掉滿地忘了撿,倒是讓地上虎視眈眈的螞蟻快速地搬走她的食物。

而一直注意著自家食神一舉一動的李順圭也嚇得不輕,「哇靠妳們現在是怎樣?」

怪了?小玄的媽咪想讓她穿裙子比較可愛所以沒買褲子,那就算了,從不穿裙子權允兒居然穿了裙子?頭殼燒了??等等,允兒她爸媽怎麼會…?

「沒、沒有啦!」正當李順圭的腦袋高速運作欲求解的時候,權允兒急忙想要辯解,但是轉頭一看自己穿著裙子覺得很羞恥,說話也越來越小聲,「我們只是……」

還沒解釋出什麼所以然,權允兒就被一旁跑來湊熱鬧的金孝淵插嘴:「矮鵝~~~權允兒穿裙子耶!」

說完還不忘手賤地掀了一下某人腿上罕見的布料,隱約看到安全褲,接著被眼明手快的金徐玄迅速打掉。權允兒還瞪她一眼但沒有人發現,畢竟所有人的視線都在那件不尋常的裙子上。金徐玄有些臉紅卻又故作鎮定地咳了一下,說道:「今天比較熱,我想穿裙子,小玄的腳上有傷口,所以她媽咪讓她穿長褲。」

此時李順圭半信半疑地又開始在思考這段話。可是有傷不是應該通風嗎?但想想算了,小玄媽咪的智商……嗯…不好說。

金孝淵看權允兒突然那麼正經,自然也自討沒趣地回答:「喔,我以為妳腦袋壞惹。」話鋒一轉,又將目光轉向一旁表情怪異的金徐玄身上,「不過小玄穿長褲蠻好看的耶!腿很長~」

「妳他媽才腦袋壞了……啊不是啦,」權允兒聽到金孝淵數落自己,有些不滿地小聲嘀咕,又趕緊回應她的讚美以防被識破,並且露出一個非常肉麻的甜笑惹得大家雞皮疙瘩掉滿地,「謝謝姊姊~~」

對於金孝淵的稱讚金徐玄是很開心的,雖然她到現在還是很不解為什麼自己的Dae地媽咪可以把她的腿生得那麼長,不過想想其實權允兒的腿也很長,穿裙子也很好看才對。擔心權允兒會難受的金徐玄希望她們幾個好朋友也稱讚一下權允兒,於是微紅著臉開口:「不、不是,什麼啊!為什麼不稱讚我一下……我穿裙子也很漂亮啊!」

不過大概是因為人品問題,在金徐玄眼裡的好朋友到權允兒這裡全都變成了好損友。只見李順圭敷衍地擺擺手表示無奈,說:「啊好啦很漂亮啦,妳那張臉穿什麼都很漂亮啦。」

崔秀英這才發現自己的零食被螞蟻搬得一乾二淨,有點生氣地吼道:「算了吧妳!賠我一包零食先!」

要知道,失去食物的食神不好惹,講話會特別兇。但對於李順圭這種豢養食神的飼主而言就是吵,很吵,非常吵,於是她直接塞了一個三明治到她嘴裡好換得一些寧靜。權允兒哀桑地瞄了金徐玄一眼,金徐玄正在思考要回什麼的時候,權寶兒就進來了。看著哄哄鬧鬧的班級,權寶兒出聲制止:「欸欸欸還站著幹嘛,上課了!」她把書本攤到講桌上,拿起麥克風,眼角餘光瞟向允賢(賢允?)一眼,感到有些疑惑,「妳們今天怎麼穿這樣啊?愚人節整人喔?」

班上同學們的視線此時都集中到這兩人身上,竊竊私語地討論著這件事。有人聽到剛才她們的對話因此幫忙解說著,有人則是跟金孝淵一樣覺得某人燒壞腦。突然,聽到自己名字出現在同學們的對話裡的金孝淵站起來並舉起雙手擺出投降的樣子急忙撇清:「老師不是我喔!林允兒自己說是她們主動換的,不干我的事!」

權寶兒的疑惑又更深了幾分,不解地看著金孝淵在那邊耍寶,「我又沒說是妳,對號入座什麼?」視線又回到允賢(賢允?)身上,雖然依舊有點疑惑但還是沒多想什麼,無所謂地聳聳肩,「回來坐好,要換回來也是下課的事情了。」

 

經過一番吵雜終於可以開始上課了。雖然權允兒試著努力聽課,但因為數學不是自己的強項——套一句金徐玄的話:果然數學這種東西遇上權允兒就是沒什麼意義——那些符號跟算式大概跟自己扯不上關係,實在太無聊了於是她頻頻打瞌睡。金徐玄無奈地拿了筆戳戳前面的權允兒,小小聲地提醒她:「小玄,上課不可以睡覺啦,快起來!」

此時正在找尋夢中大雞腿的權允兒突然驚醒,還有些迷茫地問:「唔?中午吃什麼?」

教室另一頭的秀桑此刻也出現了相似的對話,只是崔秀英就沒那麼好命地有金徐玄這種溫柔的提醒,只知道驚醒的時候耳朵痛痛的,叫她起床的那人也沒給自己好臉色看,只好認命地擦擦口水,把黑板上的算式抄到講義上。

回到允賢這邊,只見金徐玄焦急地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權允兒:「還沒有到中午啦,妳不可以睡著,被人家發現了怎……」

即便金徐玄盡量壓低音量避免引來關注,正在解題的權寶兒依舊聽見了身後傳來說話聲,回頭看見金徐玄轉過頭和權允兒說話的畫面,問道:「怎麼了?發現什麼問題了嗎?」

權允兒嚇了一大跳,瞌睡蟲全部都掉到地上,立馬轉回來想要解釋什麼,慌亂地四處亂看,突然靈光一閃,「啊、就……就……我們發現這題有一個新的解法了!」

權寶兒挑起一邊的眉毛,充滿期待地看著眼前這個用功努力的模範生,「喔?真的嗎?那妳上來解解看。」

「喔……可是我……」此時權允兒突然意識到她挖了一個大坑給自己跳,卻已經為時已晚,她的一隻腳已經踩在坑裡了。正當權允兒想要拔出自己的腳時,金徐玄一個霸氣地把她的腳從坑裡拉了出來。她站起身鎮靜地救了某人一命,「老師,我來吧!剛剛小玄已經教會我了。」

全班一陣譁然。

不是別人,竟然是權允兒主動說要上臺解題,這要不是被雷劈到腦不然是什麼?權寶兒也意外地看著這個吊車尾的傢伙,第一次覺得自己的教學如此順遂。是不是該跟自家老妹稱讚一下她的鵝紙呢?權寶兒有些欣慰地笑了笑,「好,妳來試試看,算錯也沒關係的。」

金徐玄暗自慶幸昨天晚上實在太無聊所以有翻開來預習一下今天的上課內容,於是穿著飄飄的裙子走上臺,並在所有人的注目禮之下精準而且迅速無誤地算出了答案,全班訝然驚恐,權寶兒也感到驚訝,而某個挖坑的傢伙此時已經掉了她下巴,剛好可以塞得下夢中的大雞腿。而嘴巴張得也不小的崔秀英更是被李順圭補了一槍:「崔秀英妳看看那頭鵝多上進,學一下好不好?」

莫名躺槍的崔秀英覺得哀桑,決定哪天要收買或是威脅權允兒以免自己彈痕累累。

 

折騰了半天終於到了權允兒最愛的一節課——午休,本來想在教室吃,但是平時優雅有氣質的資優生流著口水的樣子實在太容易引人注目了,為避人耳目兩人只好跑到頂樓分享彼此的便當…不對,是金徐玄分享自己的大份量便當給權允兒吃。然而此刻,班上優雅的資優生正非常豪邁地盤腿坐,大口扒著便當;而那個混水摸魚的小屁孩則是優雅地併腿側坐,小口吃著飯捲。

不過權允兒絲毫不打算理會這個突兀的畫面,依舊大口大口地吃著,即便嘴裡還有飯菜,還是口齒不清地對著金徐玄噴飯粒說話:「小玄,我覺得@$!@#$%~%︿&(*&%︿$@~!#(&%#……」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那人這樣吃飯,但金徐玄看著狼吞虎嚥的自己感到十分無奈,「允,妳先吞下去再講,這樣我聽不懂。」

「喔喔喔!」似乎是察覺到了自己的失態,抑或是完全沒有,她大口地將嘴裡的飯菜吞下去,但是因為食道不夠寬,有點小卡,搥了搥胸膛才讓食物下去。「我剛剛是說我覺得妳把我演得太聰明了,這樣大家就會以為我很會讀書,要是考爛了會罵我的。」

權允兒說完又扒兩口飯到嘴裡咀嚼。金徐玄不太開心地皺起了眉頭,突然嚴肅地問對方:「所以妳是想要繼續考不好嗎?」

「啊……沒、沒有啦~」感受到那人的威脅性,抬頭卻看見自己鼻息加重的模樣,權允兒心虛的笑了一下,趕緊跳過這個可怕的話題,望向對方手上的飯捲,「妳吃什麼啊?看起來很好吃耶?」

「妳爸做的飯捲,嗯…雖然有點鬆散但是還蠻不錯的。給妳吃吧!我吃不下了……」

權允兒興奮地看著飯捲,莫名有種相見恨晚的心思,「太好了!我早上看妳媽媽帶便當的時候,心都涼了qwq」

「怎麼了?Dae地不是帶妳去吃了蔬食還打包回來了?」金徐玄還記得權允兒昨天的簡訊中高興的語氣,此時甚是不解。

權允兒委屈地望著自己手上的便當,心情甚是五味雜陳,「對啊對啊!可是這個便當……雖然很豐盛,但真他媽太少了qwq」

「我們的食量是件很麻煩的事情呢,昨天看到晚餐我也嚇死了……」金徐玄扶額嘆息。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了,好多問題都沒能仔細想想該怎麼辦,昨天看見平常權允兒吃的晚餐份量真的感到非常不知所措。

「啊!要不然妳把吃不完的裝起來給我好了,這樣我就不會覺得少了。」權允兒天真地說道。她突然覺得自己其實也很聰明,終於可以證實自己不是被撿來的了!

金徐玄又一次地皺起眉,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就立刻反駁了她的點子,「不行,我覺得我們要訓練自己適應彼此的食量。」低頭望著自己還是扁平的肚子,卻對著已經吃不下的食物有反胃的感覺,然而倔強如她,仍舊認為自己有適應這食神之胃的必要。金徐玄嚴肅地告訴權允兒:「如果短時間內我們沒辦法變回來,那就得做好長期扮演對方的打算,也就是說,我必須變成妳,妳也要變成我才行。」

「我知道了…」權允兒沮喪地放下手邊的飯捲,又留戀地再拿了一個起來想要吃,於是小心翼翼地詢問:「那今天這盒我可以吃完嗎?最後的午餐qwq」

「…好吧,今天可以先吃。」金徐玄姑且答應,接著拿出隨身攜帶的筆記本寫了些什麼。

聽見對方答應,權允兒很開心的大口咬下手中的食物,又不經意地想起什麼,「啊對了,放學後校隊要練習欸,妳要代替我去嗎?」

金徐玄驚呼:「什麼?!那妳要幫我去讀書會嗎?我今天要分享伊塔羅‧卡爾維諾的《分成兩半的子爵》,妳應該可以吧?我上次有借妳看。」

「啊~那個…那個我好像……」其實權允兒根本沒看過內容,連書放哪了都不曉得,但不想讓她生氣只好照著書名胡亂瞎說一通,「我、我有看完啦,就是一個學會影分身之術的大叔嘛!可是我忘記了,不曉得可以講什麼……」

「唉,好吧,不然今天就先都請假好了……」身為她的多年好友,金徐玄自然是知道那人根本沒看過這本書,無奈地嘆了口氣之後下了決定。

「好啊!owo」聽見金徐玄要放她一馬,權允兒的內心開出無數朵小花,高興的程度大概跟她聽見老爸說要去吃到飽餐廳差不多。

「不要高興得太早,今天沒分享下次還是要的」金徐玄冷漠地瞥了她一眼,思考了一下之後便戳破她美好想像的泡泡,直接潑她一身冷水。畢竟不知道什麼時候兩人才能換回來,短期內還是必須要扮演好各自的角色,「今天放學後妳教我打球,晚上吃完飯來我家……不對是去妳家,我告訴妳下次怎麼分享吧。」

「好吧……所以到底是去妳家還是來我家?」權允兒內心的小花突然全部枯萎,但她也能夠明白金徐玄的心思。不過她的智商仍舊不太夠用,手指比來比去地詢問著金徐玄到底指的是哪裡。

「………金家。」

 

唉,有夠笨。

金徐玄突然發現一件事,原來智商也是跟著靈魂的?真希望權允兒待在自己身體裡的這段時間,她可以多多善用一下腦部。

 

-待續-

 

Soulmate(Hyun ver.)

 

-

 

感覺沒人發現上個月沒更新??

哈哈哈哈

放暑假了大家來看文吧ˊˇ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ys小羿 的頭像
lys小羿

It's my life.

lys小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高讚Top☆
  • 那個鬧鐘真的是有夠靠北XDDDDDDDDDDDDDDD
    幹所以太妮早上做的時候配上那個鬧鐘不就很像是在打野戰(公三小
    那可以解釋一下那聲啪疵是什麼嗎wwwwwwwwww

    不行,妳不可以罵髒話,就算鵝平時會罵多多都不可以XD
    那個說服自己的方法是跟權俞利學來的嗎wwwwwww
    還呆到自己講出來了XD
    不對吧www這位優雅的模範生是被一個呆子坑了嗎wwwwwwwww
    還無辜的遭到卡皇攻擊(幫QQ
    (砸東西我就不QQ了 自找的 (喂

    金徐玄居然攻擊自己爸媽的身高wwwwwwww
    太妮表示心很累(?

    賢版的MVP是香蕉 允版的應該就是大雞腿了吧XDDDDDDDDD
    最後的小花也是一大亮點w (我的是圖像式開法,妳是文字式(?
    然後這個字數就不說了www不過應該還是蠻成功的啦owob
  • 打野戰wwwwwwwww
    啪是拍桌找到手機,呲是手機震動XDDDDD

    小玄不可以罵髒話~~~
    可能換個身體腦袋不太好使所以感覺比較笨qwq
    呆子表示自己有進步比讚www

    沒辦法啊 他們兩個可以生出這麼高的玄有很大機會是突變啊(喂

    香蕉跟大雞腿都是吃的XDDDD秀英表示我可以(走開
    圖像式哈哈哈 很好笑ˊˇˋ
    爆字數啊wwwwwwwwwwwwww

    lys小羿 於 2018/06/27 15:27 回覆

  • HOU
  • 小羿大您好!!初次在這邊留言
    TOP大連結過來一直潛水看文不好意思>"<

    一篇文章有兩個視角真的很新鮮也很有趣哈哈
    金家是打晨炮 權家則是要等卡皇起床這是什麼溫度差辣wwwww
    去叫媽咪起床被趕出來的無辜鵝紙超可愛的辣(笑

    推TOP大的MVP關鍵字 香蕉跟大雞腿哈哈哈

    期待下篇兩人去金家會發生何事哈哈哈
  • 哈囉~
    哈哈抱歉這麼久才回

    跟高讚突然想到可以這麼玩的XD
    卡皇就是愛睡覺啊沒辦法(權呆攤手.jpg
    可能卡皇也在想說自家鵝紙今天銃三小朋友幹嘛吵我睡覺www

    這篇好拖稿喔XDDD
    改天我們再來認真想下一集內容qwq

    lys小羿 於 2018/01/08 17:04 回覆

  • W.S.
  • 那隻小鳥是撞到玻璃了咩(?
    小玄一直勸自己是林允兒好好笑XD 不過後來還不小心在俞利面前說出口還真是www
    當小玄說出"她叫我滾"的時候我也跟著俞利一起大笑了XDDDDDDD
    小玄的腹黑就這樣被開發了(?
    美英被順圭吐槽智商XDDDD
    看來允兒平常很混欸w 大家都嚇到了XD
    雖然放暑假了可是要上暑輔啊qwq
  • 沒有 被金徐玄一掌拍死了wwwwwww
    畢竟是她沒遇過的情況 多講幾次才能說服自己(?)
    小玄委屈的鼻息qwq
    腹黑指數up up 攻君指數也up up(不行不行!!!(允急忙擺手
    美英智商堪憂連桑寶都看得出來XD
    允平常大概是倒數的吧ww(摸下巴

    真是辛苦你了qwq然後我竟然留言從暑假拖到快寒假才回XDDDDD

    lys小羿 於 2018/01/08 17: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