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d my love.

 

已經是第二十個城市了。

面對她的離開,崔秀英到現在仍無法釋懷。李順英的事情她很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不知道該怎麼向她開口,沒想到最後卻是這樣讓她知道了事實。

這讓她感到十分後悔。

啜了一口超商的咖啡,崔秀英戴上墨鏡抵擋陽光。她不太確定自己擅自決定去找她會不會惹得她不開心,不過至少她知道那個女人不喜歡自己喝超商的咖啡,像是賭氣一樣,早上就去買了一杯來喝。然而此刻,她有點想念她捏著自己耳朵罵人的樣子。

思及此,崔秀英委屈地癟起嘴,用鼻子哼了一聲,接著右手在副駕駛座座椅上摸了又摸,摸了又摸——

 

拿起今天的第三個包子來吃。

 

熱騰騰的包子冒出一股白煙,香噴噴的麵皮和摻雜蔥花的豬肉餡以及差一點就溢出來的肉汁讓崔秀英悲從中來,狠狠地咬了一大口包子,把車停在路邊,右手拿著肉包趴在方向盤上哭了起來。

「小順圭!!!嗚、嗚嗚~桑…Sunny啊啊…」暫且不提某人是怎麼把嘴巴裡的那一大口肉包一秒吞下去,以及那快要滴到方向盤上的口水,這麼大的一個人在路邊大聲哭泣,確實是怪可憐的,幸好這裡是鄉下,人煙稀少,不會有多少人看見她的這番模樣。

哭了一會,崔秀英便有些不好意思地停了下來。抽了幾張面紙擦乾眼淚鼻涕,她靜靜地吃完這顆包子。

 

看了一眼手機跳出的通知, 毫無溫度的字句提醒著崔秀英先前申請的留職停薪即將到期,她的內心著急地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放下手剎車又繼續向前行,崔秀英知道自己這麼做其實很可笑,但是她別無選擇。

韓國這麼大,要找到她根本就如同大海撈針一樣困難,她甚至不能確定那女人到底在不在國內。

又持續開了一陣子,崔秀英再一次把車子停下。打開休旅車的後車廂門坐上車子後面,縮著腳避免磨到地面並且有節奏地晃動著她的大長腿,崔秀英瞇起雙眼享受田野間徐徐的微風。

「太妍這車子真的不錯呢!以後、以後也跟小順圭說要買一部休旅車好了,這樣還可以到處旅遊。」崔秀英喃喃自語著,睜開雙眼看著眼前一大片綠油油的稻田,舒暢地吐了一口氣。

到底是執著,還是固執呢?

自己也不明白了。

 

 

「髒小孩!你給我過來!!!」

「哇哈哈!來追我呀!追我呀!」

遠方傳來的嬉鬧聲讓崔秀英暫時放下無解的問題,柔和下來的表情卻帶有一絲不易察覺的複雜。她自嘲地擺了擺手,揮之不去的卻是方才傳來那個讓她朝思暮想的聲線。

 

怎麼就幻聽了呢…

 

突然之間嬉鬧的聲音沒了,噠噠噠的腳步聲也停了下來。崔秀英抬頭看見一個小男孩光著腳丫站在路中間,疑惑地看著自己,又看看後方原本在追他的人,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有一群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站在他們前面穿著休閒服的女人也站在原地看著自己。從腳到頭快速地掃視了一下女人,崔秀英驚訝地站起身,張大的嘴巴大到可以塞進三個包子。

那個熟悉的38E…咳咳不是…那個熟悉的身高還有熟悉的身形以及熟悉的臉龐…

不正是她尋尋覓覓的小順圭嗎?!!

崔秀英和李順圭就這樣對視了很久,直到李順圭抬起手像是在擦眼淚,崔秀英微張的唇正要說些什麼,卻被一聲稚嫩打斷她接下來要說的話:「媽媽,她是誰啊?」

即便隔了一些距離,崔秀英仍然能看見那個小身板嚇得震了一下身子。李順圭牽住小男孩的手想要向久沒見到的愛人解釋,那人卻苦笑著朝她揮手,接著關上後車廂走回駕駛座。

突然湧出的眼淚讓李順圭不知所措,聽見那人發動引擎準備離開,她趕緊舉起空著的手指向那輛打算逃逸的休旅車,哭著對身後的人下指令:「攔她!」

「是,大小姐。」整齊的應答過後,那群手下便以極快的速度追上休旅車並擋在前面,並且像是耳聾一樣地忽略了她長鳴的喇叭聲,以及她哭吼著的字句,「讓開!你們都讓開!」

 

「崔秀英,」李順圭走到了車旁,將男孩交給其中一名男子。她依舊哽著聲音,卻又故作鎮定地看著眼前和她一樣激動的人,「妳是白癡啊?」

聞聲,崔秀英便大聲地哭了起來,哭聲中還參雜著她含糊不清的委屈。「嗚嗚嗚…我辛辛苦苦找妳找了這麼久…本來以為找不到卻又找到…結果還給我買一送一多一個小屁孩…我想說看妳幸福著我就、我就退讓打算離開…然後、然後還被妳罵白癡…」

滾燙的淚停不下來,李順圭重新牽住小男孩,頭也不回地往原本來的方向走。「帶她回去。」

「是。」方才顧著小男孩的那名男子應答之後,便朝其他人點點頭,再對崔秀英說:「秀英小姐,我們大小姐請您跟她回去。」

「我不要!」崔秀英賭氣地道。有點委屈地哼哼兩聲,「她很幸福,還有兒子了,我不要去打擾她的好。」

「秀英小姐,您可能有些誤會,還是讓大小姐向您解釋好了。」男子見崔秀英雙手抱胸沒有要聽他的話,他無奈地看了一眼手錶,「如果您不配合,我們就要把您抬回去了。大小姐接下來還有行程,不能耽誤太多時間。」

「那你們就走啊!我自己回、」崔秀英大聲嚷嚷,話沒說完,眼前突然一片黑暗,再來發生什麼就不知道了。

 

 

李順圭坐在白色地毯上和方才的小男孩在玩玩具車,地毯的周圍被剛剛那群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包圍住,有些不搭嘎的情景正是崔秀英再次醒來時看見的畫面。悶哼了一聲,最靠近崔秀英的男子便立刻告知李順圭:「大小姐,秀英小姐好像醒了。」

「阿德你幫她檢查一下身體,要是敲出什麼毛病你就死定了。」李順圭放下玩具車,走到崔秀英身邊詢問:「有哪邊不舒服嗎?」

都是因為崔某人剛剛太過頑固,男子不得已才先將她弄昏,再將她連同車帶回別墅,然而李順圭看見昏迷的崔秀英時便不高興地教訓了他們一番。

「小順…呃,Sunny,我沒事的。能見到妳一面我就心滿意足了,妳那麼幸福,我也就放心了。」

「唉…」李順圭無奈地嘆氣,「小英,過來跟秀英阿姨說清楚。」

小男孩乖巧地走過來,給崔秀英鞠了躬,「秀英阿姨對不起,我不應該叫Sunny阿姨媽媽讓妳誤會,請妳不要介意。」

嗯?

「乖,去找阿德叔叔玩。」小英抱了一下李順圭後便跑掉了。李順圭輕輕地握住方才愣愣點頭的崔秀英的手,說:「小英是我的外甥。有時候他會叫我媽媽,我有和他約定好在家裡可以這樣叫我但出去不行,只是剛剛就…」

崔秀英勉強地嘟嘟嘴,心裡暗自嘀咕著誰不知道那小屁孩肯定是在宣示主權,嘴角卻洩漏了她的欣喜。

李順圭示意所有手下退到一旁,伸手摸了摸崔秀英的臉頰面露感動,「我不知道妳會這樣固執地在找我…」

因著某人的自帶胸器在自己的手臂上蹭來蹭去而有些呼吸困難,崔秀英索性將李順圭摟入懷中,久違的熟悉讓兩人一時之間沉默不語,最後還是崔秀英開口打斷了靜謐:「為什麼要離開?我找妳找了好久,為什麼都不接我的電話?」

「我只是…」離開她的懷抱,李順圭顯得有些落寞,「我只是有點不知道怎麼面對…」

 

 

那天,李順圭離開了首爾之後搭地鐵來到這個地方,走出車站時有一輛黑色轎車在那裡等她,為首的黑衣男子阿德——父親的手下——恭敬地說明來由並接她到了這棟豪宅裡,接著她便見到了久未見的父親。

李順圭父親擁有的X組織介於黑道與白道之間,不同於一般黑道組織,卻也不是完全正派。像是橋樑一般,這個組織一直在處理協調黑白道之間的紛爭,甚至在李順圭的叔叔坐上這國家的最高位置時扮演了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而父親告訴她此次K幫事件的來龍去脈後,帶她去見了她姊姊。傍晚再次回到豪宅時,她見到了小英——

她姊姊的兒子。

 

「所以順英前輩…?」

「不是的…」李順圭搖搖頭,「不是妳想的那樣,秀英。姊姊離開了,她留下了小英,那是在她還在K幫時生下的孩子。」

崔秀英有點懵然地晃了晃混沌的腦袋,讓李順圭無奈地笑出來,慢慢地向她解釋一切。

 

當年李順英被K幫小少爺二單看上,小少爺無所不用其極地追求她,直到她墜入情網後,才發現是悲劇的開始。被帶入K幫之後的一年左右,李順英發現自己懷孕了,即便知道這是K幫的血脈卻也不忍心扼殺一個連世界都未曾見過的生命。她試圖聯絡上自己的父親後找了代理孕母替她懷下這個孩子並照顧他長大,因為她不希望這個孩子和K幫有任何關連——她不想孩子和她一樣受苦。然而,在那之後的她卻一次次地遭受凌辱,漸漸失去了生存的念頭,在接到指令炸毀權俞利家的當下,她便決定離開人世。

站在黑與白之間的她的父親,在聽聞李順英死去的消息悲痛不已,痛失愛女的他頓時蒼老了不少。替自己女兒辦完後事之後便把自己的孫子接回來照顧,取名為李念英。

接著,在K幫事件未曾插手的X組織不再袖手旁觀,告知在Manito酒吧工作的混搭正式和中情局的小羿接頭,宣告此次事件再也不站在中立立場。

SoShi公司的爆炸案後,他帶著李順圭和李念英去看了李順英。靈骨塔前的他什麼也沒說,只告訴她小英要上小學了。李念英聞言,乖巧地告訴母親自己會乖乖聽爺爺的話好好念書,卻讓他頓時潸然淚下,心疼地抱住孫子——

失去了母親也失去了父親的,他的孫子。

 

李順圭在父親的指導下漸漸開始接手了他的事業。沒有所謂的強迫亦沒有什麼不得已,在她知道自己父親經歷了這些便答應他的請求。一年過去了,不但重修和父親原本有些陌生的關係,和外甥小英也變得要好。偶爾她也會思念那個從小呵護自己的姊姊,還有那個姓崔的傻大個。

 

「姓崔的傻大個?喔,我喔?」

「對啦!」李順圭平靜地微笑,這是她第一次能夠把這些事情說得那麼淡然,似乎不再那麼悲痛。或許時間真的能沖淡一切,但感情卻是永遠都沖不淡的。「結果這一年,那個傻大個還這麼認真地在找我…」

「嘿嘿,小順圭很感動吧?」

「…還好。」

「什麼?不是應該要很感動嗎?我這麼深情耶!」

「因為太笨了。」李順圭嬌嗔地瞥了崔秀英一眼,「去青瓦臺出外勤的時候不會問我叔叔喔?」

「我那時候一心想著要申請留職停薪來找妳,哪能想這麼多啊!」崔秀英弱弱地反駁,嘟起嘴以表委屈,「而且我又不知道那是妳叔叔…」

「那現在知道了?」李順圭輕輕靠進崔秀英的懷裡,聽見她發出簡短的回答後安心地把所有重量放到愛人的身上。「妳這麼笨,我要拿妳怎麼辦…」

「哪裡笨啊?妳就好好愛我啊!我可是千辛萬苦才找到妳的呢!別辜負我的深情!」崔秀英理直氣壯地說。

「就妳嘴貧。」

「可是小順圭…」崔秀英面有難色,像是找到一隻雞腿卻不確定能不能吃一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

「說妳笨還否認,哪有什麼怎麼辦,日子照過啊!」李順圭直接把讓崔秀英猶豫的"雞腿"狠狠塞到她嘴巴裡,「妳做妳的警察,我做我X組織的領袖,又不衝突。」

「啊?喔…好像也是。」

見她依舊有些猶豫,李順圭皺了皺鼻頭笑道:「妳放心,X組織不是什麼幫派,但它有它必須存在的理由。等我整頓得差不多的時候,我就把組織總部搬回首爾跟妳一起生活。」

 

崔秀英欣喜若狂,興奮地抱起李順圭轉圈圈,雀躍地歡呼了好幾聲。在房間裡的小英聞聲抬頭問阿德發生什麼事,他只是戴起墨鏡搖搖頭,沒說什麼。

看來大小姐的愛人,跟傳聞中的一樣,是個傻大個呢。

不過能讓大小姐念念不忘,還能露出久違的笑容,或許就是這傻大個的魅力所在。

 

未來會發生什麼事呢?在未知的世界裡處處都需要探索,即便充滿著不確定,但只要陪伴在身邊的是彼此,似乎也不那麼擔心了呢!

 

 

「Sunny阿姨,她到底是誰?」

「小英,你可以叫Sunny阿姨媽媽,但是你要叫我爸爸喔!」

「…小英,叫她阿伯。」

「…小順圭!QAQ」

 

-秀桑番外完-

 

久違的更新orz

秀桑的部分大概就到這裡了

雖然正文的地方是BE但還是在番外轉回HE了ˊˇˋ

每次都幫桑寶設定強大的背景也不知道為何www

可能是本人夠霸氣吧

所以搞的崔秀英都像是被包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ys小羿 的頭像
lys小羿

It's my life.

lys小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高讚Top☆
  • 大半夜看著憋笑妳知道很痛苦嗎wwwwwwwww
    媽的從超商走出來感覺就是會提兩三個大袋子啊 (阿崔曰 : 那只是早餐OWO
    靠北吃個包子表情那麼豐沛也是沒誰了
    麵皮蔥花豬肉餡還有滿溢的湯汁是用來形容阿崔這顆煎熬出淚的大包子嗎
    (論阿崔應該不是包子是蒸餃吧XD

    碗裡尋妻寫得也是棒棒的wwww一個悲喜交加叫我怎麼能冷靜qwq
    看到小英叫李桑媽媽我第一個想到的是,這孩子的食量484跟阿崔一樣大www
    (沒別的意思,就是直覺這樣XD
    但是李桑的腹黑倒是有了,有當下任領導的潛力啊wwwwwwwwwwww

    嗚嗚桑姊的故事真的很悲催qwq
    我不會相信這是二單的情人qwq矮子你走開qwqqqqqqqqqqq
    不過既然李桑沒事就好了owob
    默默自己的事業,原來也是某個老大啊
    阿崔就是注定被包養啊wwwwwwwwwww

    最後那個回馬槍wwwwwwwww
    可以,這很李桑wwwwwwwwwwwwwwwwwwwww
  • 憋死你(遭毆
    要是從超商出來提兩三個大帶子那走進超市不就....搬五個箱子出來??(阿崔:那只是一周的零食OWO((李桑扶額
    重點是蘇勇的口水如果真的滴下去估計金爺會大爆走吧(俗話說車是男人的老婆((帕尼懵

    甚麼叫一個悲喜交加XDDDD
    小英都是可以跑的小P孩了用膝蓋想都知道不會是桑生的
    所以想想某崔的智商....被吃了吧w
    桑腹黑好像就很不錯可是允復黑怎麼就像是國中小P孩?(摸下巴

    矮子難得有浮力(X)福利(O)就讓讓她吧不然都一直被嗆身高XDDDD
    桑姊大概是裡面最悲情的人物了qwq
    怎麼寫就會把桑寶寫得很強大XDDDD某崔被包養again√

    超棒的回馬槍XDDDD(自己說
    可以想像李桑的白眼+不屑的表情wwwwwwwwwww

    lys小羿 於 2017/06/05 23: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