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有點不適應地睜開雙眼,刺眼的白光及濃濃的消毒水味讓腦部一下就接收到了這裡是醫院的訊息。微微的頭疼提醒著金徐玄稍早發生的事情,意外的體驗強烈地灼燒著她的記憶,身體卻是毫無疼痛。

逐漸清晰的視線裡出現了熟悉的身影,金徐玄看著從小看她長大的隔壁鄰居,雖然喉嚨有些乾渴但還是禮貌地喊了聲:「叔叔、阿姨。」

 

權俞利看著眼前的人挑起眉,卻被身旁的她老婆打了一下。吃痛地皺起臉,接著便聽見鄭秀妍有些不悅地說道:「慘了,權俞利,我們唯一的鵝紙現在真的變弱智了。」

明明以前都只是說說的…

 

金徐玄歪著頭看著眼前的兩人看似在打情罵俏實則關心自己的樣子有點不解,下一秒竟聽見隔壁床位竟然傳來像是自己的聲音,她震驚地又回頭瞥了一眼正在竊竊私語的權俞利和鄭秀妍,低下頭小聲嘀咕了起來,「不會吧…難道說…」

冷靜地動了動四肢打算下床,金徐玄想要確認隔壁的人是不是自己所想的人,卻在下一秒立刻得到了答案。

「等等等等現在是什麼情況?!」那人驚慌地捏自己的臉,又往下摸自己的身體,嚇得金徐玄趕緊尖叫出聲。

「允、…小玄!!!」一時之間還是習慣地叫出對方的名字,金徐玄改口的同時邁開腳步奔過去拉住她的手,接著往廁所的方向衝過去,還不忘向雙方家長報備:「我們去上廁所!!!」

見狀,金太妍和權俞利頭上滿滿的都是的問號,並且很有默契地異口同聲:「幹嘛一起去上廁所?」

「昏倒大半天尿一定積很多,很正常。」鄭秀妍鎮定地打了一個呵欠並說出自己的推測,卻讓隔壁的權某人憋笑憋得很辛苦,下一秒那人便識相地摟過那個看起來隨時都有可能睡著的老婆大人。

而黃美英露出了一個呆萌滿點的笑容說道:「這就表示她們感情很好嘛~」

 

相對於病房裡的氛圍,跑進廁所的兩人此時顯得十分混亂不堪。權允兒驚恐地摸著自己的臉碎碎念:「這是什麼情況?妳是誰?妳是允兒…那我是誰?」轉頭看了看鏡子裡的自己,又驚訝地叫出聲,「為什麼我是小玄?!!」

金徐玄冷靜地捂住她的嘴巴,揉揉額角有些無奈地盯著眼前這個屁孩徐玄,「小聲一點,允,我是徐玄。我們…好像靈魂交換了…」

權允兒聽見金徐玄的話,又一次不淡定地大吼:「What the fuck?!」

雖然不是第一次聽到那人罵髒話,但金徐玄仍舊無法接受她用自己天使般的臉蛋說出那樣不乾淨的詞彙。她皺起了眉頭嚴肅地警告對方:「允,不要用我的臉講髒話。」

「喔喔,抱歉我忘記了。」權允兒尷尬地吐了吐舌頭,看著自己鼻息加重的樣子有點想笑,但在看到對方正經的模樣便改口問:「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啊?」

「我們好像是因為被雷打到所以才暈倒,然後就交換了…不曉得有沒有變回來的方法…」金徐玄思考半晌才道出自己的推測。看向鏡中此刻有些俊俏卻仍舊孩子氣的容貌,又看了下身邊的人,頓時感到十分的不安。「總之,先不要讓大人們知道好了。」

看見自己的臉此刻露出像是害怕被發現做錯什麼事情的表情,權允兒雖然感到有點怪異卻還是拍拍金徐玄的肩安慰她,「搞不好明天睡醒就變回來了啊,不會有事的。」伸出原本空閒著的手想要抱住她,卻在下一秒又放了下來,「不然今天,我們就先扮演好彼此,跟著對方的爸媽回家,然後再來想辦法?」

金徐玄輕嘆一口氣,有些無奈,「也只能這樣了…我們出去吧。」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

快到自己根本沒有能夠思考的時間,一切就這麼發生了。金徐玄此刻就像漂流在急流中的浮木,第一次沒了把握下一步該怎麼走。

不過下一秒聽見隔壁的那個人緊張地喊著說自己想要尿尿,心裡的驚恐似乎被那句像是國小學童的話語減輕了不少,眉間的不安也稍稍被撫平而放鬆了許多。

至少身旁的這個人,權允兒,還是在自己身邊陪著呢——

和以前一樣。

 

 

要不是廁所終於傳出沖水聲,外頭的人差點就要衝進去看看兩人是不是又昏倒了還是在做什麼壞事,於是權允兒和金徐玄走出來就被兩雙眼睛盯得渾身不自在,接著裝作若無其事地走出她們的視線之外。而原本盯著兩人看的老爸們對看了一眼,似乎在彼此的眼裡看到了同樣的疑問:

誰是攻?誰是受?

這個疑問讓金太妍及權俞利開始眉來眼去地互相較勁,金太妍用鄙視臉看著權俞利,表示自己身為一個優秀的攻君生下來的要是攻君才對;但權俞利覺得自家鵝紙長得如此俊俏絕對是攻君,企圖推翻金太妍的假說。

回頭打算尋求老婆大人的認同,權俞利一轉頭便發現鄭秀妍完全沒有在理會她們倆,窩在躺椅上和她的愛瘋君相看兩不厭。

好吧,老婆在忙。

 

這回合依舊是沒有人勝出。金太妍擺了擺手表示先休戰,並示意兩人躺回病床:「兩個過來,檢查一下身體有沒有怎麼樣。」

金徐玄看著自己的父親走向另一個病床,接著權俞利便摸了摸自己的頭再拿起聽診器要聽診,即便眼前的人是從小就十分疼愛她的俞利叔叔,但還是覺得有點怪怪的。有些彆扭地扭了扭身子,卻被對方制止:「小子,妳是蟲喔?別亂動啦!」

好吧。金徐玄只好說服自己現在自己是權允兒所以權俞利來替自己鵝紙聽診很正常。嗯,對,自己是權允兒,是權允兒,是權允兒…

就不是啊!!!

內心的慌亂戲碼仍舊持續,像是跑錯舞臺的舞臺劇演員,卻擔綱主演女主角,此時的她正在試圖演出一場不屬於自己的戲。

 

「DaeDae、DaeDae~小玄有沒有哪裡受傷啊?」金徐玄瞥見黃美英緊張地在另一張病床旁邊繞來繞去,此時此刻的她有點想要抱著她的母親向她撒嬌。

然而她只能看著還算關心自己的鄭秀妍雙手抱胸站在一旁質疑地問:「沒焦吧?虧老娘生給妳這麼白的皮膚,想跟妳爸一樣也不用這樣。」

看似責備的語氣讓金徐玄有點驚慌,卻在看到權俞利無奈的笑容後頓時明白了鄭秀妍其實是在關心自己的鵝紙。不同於黃美英的焦急緊張,這樣的關心更顯得格外傲嬌。金徐玄似乎稍稍能夠明白為什麼權允兒總是在家裡遭受言語霸凌之後還是活得那麼快樂,大概是因為血緣的關係加上從小耳濡目染老爸老媽的相處模式讓她也能夠理解她家母后傲嬌式的關心了吧。

差別真大。

總是被公認為最恩愛的太妮和侑西夫妻檔,其實都各自有一套獨特的相處模式。或許每一份愛情都有它獨一無二的地方吧,那麼她和權允兒被雷打到後交換了身份,又代表了什麼呢?

 

褲腳被拉扯的感覺拉回了金徐玄的思緒,發現權俞利在幫她捲褲管要看看小腿後側的擦傷時反射性地縮了一下腳,卻接收到她的大白眼。

喔對,現在她是權家的鵝紙。

從小到大每次送受傷的權允兒回到家時,她都還是嬉皮笑臉地接受鄭秀妍的責備然後權俞利會邊幫她擦藥邊碎念,不過也是有幾次玩得太過火了她只好乖乖地閉嘴。金徐玄有點不知道現在到底應該以什麼樣的反應來面對兩人,有些僵硬地嘿嘿笑了幾聲。

這下換權俞利不好了。

自家鵝紙現在是在演哪齣?笑就笑幹嘛這麼尷尬還帶點愧疚到底是怎麼回事?權俞利的手停在半空中似乎有些不知所措,隨即又替自家鵝紙整理好上衣。第一次看到她還會愧疚的權俞利有點欣慰更多的卻是感到詭異,是因為被雷打到的機率實在太小所以一次就把自家鵝紙打壞了嗎?權俞利想起剛剛鄭秀妍的話,有點擔心地問隔壁的金太妍:「欸金太妍,要不要去檢查一下腦部啊?」

權俞利對上金太妍的視線時並沒有發現她早已盯著她家的鵝紙許久,只見她平靜的口氣中似乎帶了點莫名的火藥味:「不用吧?我們家小玄看起來還是很聰明啊!至於妳家的鵝紙…我看不出來。」

權允兒一聽可不樂意了,急於反駁的她忘了自己現在是金徐玄的身份不滿地哀號:「我哪有!我明明…」

說時遲那時快,金徐玄再次出聲制止:「小玄!」音量太大的後果就是被鄭秀妍瞪,「妳褲子拉鍊沒拉!!!」

權允兒低頭卻看見身上的病服,突然想起來現在的情況,機靈地學著對方平常的模樣鼻息加重並且不滿地正色說道:「允,妳、妳又在鬧我了。」

金徐玄也學權允兒平時屌兒郎噹的屁孩樣子,卻還是稍嫌底氣不足地回:「嘻嘻,因為妳的反應很有趣嘛…」

 

 

「權俞利妳看吧!跟之前一樣啊~」金太妍一臉痞樣地雙手一攤,像是在炫耀自己對自己女兒有多了解。這讓身旁的黃美英輕輕地笑出聲。

權俞利露出一絲呆愣,腦海裡不知是閃過無限個想法還是一片空白。又聽見鄭秀妍打了一個呵欠,權俞利回神過後道:「好吧大概是我想太多了。應該沒什麼問題,我去跟院長說一下可以出院了,以免佔用床位。」

就在權俞利準備走出病房的那一剎那,金太妍伸手拉住她的白袍後領,遞過手上的板子,狡詐地語氣透露出她的企圖:「欸,妳順路,去交一下病歷表。」

「我才不要!妳自己交!」權俞利低頭斜睨了金太妍一眼,自轉一圈後讓她的手不得不鬆開,再順勢抓住那隻白嫩的手拉她出去。

「幹權俞利妳放開!呀!」看來計劃是失敗了,依然被拖出去的金太妍嘴裡還是持續地罵著表示自己的不滿。

 

此時窩在一旁的鄭秀妍終於起身,雙手插在口袋裡並用下巴朝自家鵝紙的方向指了指,看見她識相地對上自己眼神後,依舊是那冷漠又參雜些關心的語氣傳來:「欸,回家了!再不走妳就給我住這裡。」

「是…呃我是說,我才不要和老爸一樣在醫院定居呢!」金徐玄乖巧了一秒後立刻轉換為耍嘴皮子模式,並且模仿似地嘟起嘴讓它盡可能地像是貨真價實的鵝喙。

鄭秀妍瞇起雙眼,伸手捏住她的嘴巴轉了一圈,鬆手後開口:「妳以為妳老爸真有膽在這定居?」

語畢,鄭秀妍轉身邁開她的外八字步不管她有沒有跟上。金徐玄愣愣地看著她消失在門口,微張的紅唇動了動想要說什麼似的,下一秒權俞利探頭進來催促她:「小子,妳媽累了,動作快一點。」

「喔喔,好。」金徐玄趕緊爬下床收拾東西,勾著的嘴角透露了她的竊喜,看來從小到大一直有的猜測現在終於得到了解答——

秀妍阿姨絕對是睡神轉世。

嗯,是真的。

 

-待續-

 

Soulmate(Hyun ver.)

 

-

 

喔耶交換了owo(興奮啥

好吧其實一交換我們就遇到麻煩了XD

為了視角問題討論了很久結果最後被突破盲腸其實是主觀客觀的差別

很明顯可以看的出來我跟高讚的寫法不一樣吧ˊˇˋ

考驗智商的時候到了(才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ys小羿 的頭像
lys小羿

It's my life.

lys小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高讚Top☆
  • 上集:如果我說謊就會被雷劈→真的被雷劈
    下集:我們的鵝紙是弱智→真的變弱智 (不,智商其實增加了#
    這算是一種遺傳嗎wwwwwww

    "有些俊俏卻仍舊孩子氣的容貌" wwwwwwwwwwwwwwwwwwwww
    不能這麼誇她,她會自大的########
    金爺鄙視臉→ಠ_ಠ
    唉鳳君都出來客串了wwwwww
    妳的檢查居然是躺床,其實我想的是站著耶
    不過後來發現我沒多做贅述其實不衝突,所以應該不用改吧(?

    RRRRRRRRRRR小賢想跟妮妮討抱(ノ´∀`*)
    尷尬還帶點愧疚的表情 媽的我想到三峽表情帝XDDDDDDDDDD
    看到鵝會愧疚真的是www太不同凡響了
    貨真價實的鵝喙XDDDDDD 等等不要捏啦會變成旗魚的(欸#
    原來小賢從小就在觀察未來岳母了嗎 (對,是岳母###
  • 看來侑西家的人類們都不可以亂說話不然某天就成真了www
    權呆:我很白我很白我很白(喔這種可能沒啥用((遭毆

    所以我說"有些"XD還是太多了嗎?那小賢只好克制一下囉(?
    金爺專屬表情ಠ_ಠ那權呆是O_O嗎?XD
    愛瘋君表示自己沒有選擇要不要出場的權利qwq
    可4你站著檢查還拍拍打打感覺很像遇到警察臨檢owo(亂說話

    小賢懷念媽咪惹qwq
    愧疚鵝根本稀有版趕快收藏一波wwwwwwwww
    貨真價實的鵝喙應該很難模仿吧XD只有本人做得到XD
    旗魚到底?XDDD啥概念哈哈BTW捏了轉一圈會掉下來嗎?(卡皇:我沒麼暴力(?)
    小賢表示要先觀察好岳母不然怕以後娶鵝紙的時候被刁難(不會絕對不會w

    lys小羿 於 2017/03/31 01:03 回覆

  • 杜杜
  • 對不起我智商不高XDD
    <span style="letter-spacing: 0.8px;">看到"鵝紙"這個稱呼覺得莫名貼切又好笑哈哈</span>
  • 多看幾次智商就高了XDDD
    鵝紙是允的專屬暱稱wwwwwwwwwwwww(呱

    lys小羿 於 2017/03/31 01:35 回覆

  • Lu
  • 之前有看過一篇靈魂交換的文
    ㄧ樣也是允賢的
    但沒有分賢視角和允視角
    好奇待她們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喔
  • 哈哈哈竟然也是允賢互換XD
    不過我跟高讚的因為是合作文可能看點會比較多(自己說
    接下來就是鬧劇的開始XD

    lys小羿 於 2017/03/31 23:37 回覆

  • WINGLAM
  • 允兒智商已經不高。。現在被雷打了。智商更低了。
    侑利呀~我看你不用帶允兒去看腦子有沒有問題而是要帶她去檢查一下智商有沒有低。。呀~不。是小賢才對。她們交換了。。呵呵
  • 允兒的智商要歸零了嗎?qwq
    希望現在在允鵝紙體內的小賢可以幫她增加一點智商(賢:姊姊智商這種東西是不能控制的((允淚奔

    lys小羿 於 2017/03/31 23:39 回覆

  • W.S.
  • 變成真正的弱智了XDDDDD 所以以前是假弱智囉(?
    兒子變成鵝紙好好笑www
    如果有天自己跟別人交換靈魂的話會嚇死吧w 小玄還能冷靜的處理真是棒(?
    秀妍真的是很傲嬌欸w
    我的智商很高謝謝(喂
  • 以前都是偽弱智(允淚奔
    鵝紙聽起來非常的親切啊XD還符合真實身份XD
    如果真的交換了真的肯定會嚇到XD可以跟玄一樣冷靜的應該很少,大家都會跟允一樣嚇尿wwwww
    秀妍傲嬌max超可愛<3
    我也很高不客氣(?

    lys小羿 於 2017/04/07 17: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