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離事發當天已過了三個月。

 

三個月,不長不短的時間,好像發生了很多事,又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切看似平常,卻也不太尋常。

 

有些人,回歸平靜。

事發後一個星期,局長和金太妍帶著大批人馬攻破了K幫的基地。除了K老及一些內心始終不肯屈服的高層人士自殺之外,大多數的人都接受法律制裁入獄服刑。

有些人,靜靜離開。

首爾第一警局局長請辭,即便警方高層強力挽留,局長仍是褪下幾十年的光環,黯然離開首一警,到釜山的老家享受早早開始的退休生活。

有些人,開始尋覓。

崔秀英申請了留職停薪,從首爾出發,開著她向金太妍借的旅行式休旅車,走過京畿道、釜山、濟州……,一天天的馬不停蹄就為了找回她的愛人。

有些人,覓得真愛。

林允兒策劃了一場浪漫的求婚,最終抱得美人歸。當她看見徐玄靠在自己懷裡露出幸福的微笑,她才真正明白,最愛自己的人一直都在身邊,幸好自己沒有再錯過。

有些人,愛得幸福。

金太妍和黃美英出國去二度蜜月,首先就回到了黃美英的家鄉陪伴她的家人。平時忙到只能兩三個月通一次電話的女兒女婿能夠回來,對此黃父高興到她們回家第一天就開了私藏已久的紅酒來喝。

 

 

至於SoShi公司,由於此次的事件將其不法交易揭露,高階主管全數接受調查,再加上一份匿名的文件將許多和SoShi公司有牽連的官員繩之以法。原本前景一片光明的公司如今黯淡無光,許多年輕有為的職員被挖角,不再為其效力。

 

 

刑警大隊的人事在爆炸案後有大規模的更動,第一小隊的隊長及副隊由金孝淵及Luna接任,而此次功勞甚大的林允兒接任第二小隊隊長,成為大隊裡最年輕的小隊長。同樣功不可沒的偵查組組員徐玄由前任局長特頒榮譽勳章並記大功一支,是偵查組的明日之星。

 

-

 

金孝淵在因無故殺人而遭停職處分的金太妍桌上找到了人事變動的文件,雖然早已經聽她說過新的人事安排,卻還是忍不住翻開它。

這一翻,翻開了滿腔的思念。

拇指撫上了刑警大隊副隊長後面的空白,金孝淵無聲地哭了出來。三個月,沒有人提起權俞利,但大家都用不同的方式在想念權俞利。

或者說,是在尋找權俞利。

沒有人知道她到底是生是死,若是死,案發大樓裡及現場週遭為什麼沒有她的屍體?若是生,她會在哪裡?又為什麼不回來?

 

所有人都想找出答案。

 

而大家在找尋與權俞利有關的蛛絲馬跡的同時,也都不約而同地關注著權俞利的女人,鄭秀妍。

她冷靜地很詭異。

鄭秀妍像是什麼也沒發生一樣地過著生活,她在小羿老婆的咖啡廳做前臺的工作,每天準時上下班,下班後再到Manito酒吧,有時候在吧臺小酌一杯再回家睡覺,有時候到小房間待著一整晚直到累得睡著。她的生活作息規律得可怕,也沒有人看到她情緒失控的一面。

 

 

這天,是今年入冬以來的第一場大雪,鄭秀妍依舊來到Manito酒吧點了今日特調。

「混搭,你就告訴我吧!」鄭秀妍抓住調酒師混搭的手不讓他調酒,「小面癱人在哪裡?」

「西卡,妳醉了。」混搭試圖鬆開她的手,「老闆只說他出差,沒告訴我他要去哪裡。」

「我沒有醉!你們都騙我!你們聯合權俞利一起來騙我!我討厭你們!嗚嗚嗚……」鄭秀妍生氣地甩開了混搭,把吧臺上的酒杯推到地上。玻璃嘩啦地應聲破碎,隨之而來的是鄭秀妍的啜泣聲。

這是第一次鄭秀妍喝醉失控,她趴在吧臺上哭得令人心疼。混搭眨眨眼,打了一通電話後又找人將碎玻璃清掃乾淨,看著眼前哭到睡著的美人不禁皺起眉頭。正當混搭要幫她蓋件外套之時,一名戴著口罩的高挑男子走了進來接替了混搭的動作再朝他點點頭後,將睡夢中仍在嗚咽的鄭秀妍帶走。混搭愣了愣,又繼續回到吧臺幫其他客人調酒。

 

-

 

醒來後的第一眼,映入眼簾的是熟悉又陌生的房間,鄭秀妍從床上彈了起來,轉頭看見床頭邊放了一個保溫杯,她一聲又一聲地喊著權俞利的名字,光著腳走到了客廳、浴室、書房,最後失望地回到臥室。想起什麼似的,鄭秀妍拿起保溫杯喝光裡頭的解酒湯,又一次地大喊:「權俞利!我喝完了,妳快出來!快點……出來啊……」

靠著床沿又哭了一會,鄭秀妍才擦乾眼淚,安靜地逛起權俞利的家。看得出來權俞利很喜歡攝影,不但家裡擺滿了相框,相片的右下角都有著草寫的YK字樣作為浮水印,更有一間專門洗相片的小房間。鄭秀妍舉起其中一個特別長的相框端詳,是火車正好進站的照片,由好幾張的連拍照片拼接而成的一整列火車。她發現唯獨這張照片沒有浮水印,於是更加仔細地看,才發現在火車的最後一節車廂裡,有個女孩靠著窗檯熟睡著。而那個女孩……

不正是自己嗎?

鄭秀妍抱著相框濕了眼眶。寧靜之間,鑰匙轉動的聲音觸動了她的心臟。看著出現在眼前那張和權俞利十分相似的臉,鄭秀妍疑惑地歪了歪頭,「權……俞利?」

「的哥哥,權赫俊。」權赫俊走上前替鄭秀妍擦了擦眼角,再摸摸她的頭,「睡得好嗎?」

「是的,謝謝您。」想起方才放在床邊的解酒湯,鄭秀妍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沒有問出口。

「不用拘謹,和小侑一樣叫哥哥吧!」以為她有點怕生,權赫俊扯開嘴角露出和權俞利幾乎一模一樣的笑容,「爸媽都想見見妳,妳要跟我一起回去嗎?」

「……好。」

鄭秀妍帶著權赫俊回到自己的租屋簡單收拾了一些行李,又打了幾通電話告知自己的現況及之後的打算後,便跟著權赫俊離開了這個城市。說不留戀都是騙人的,當初毅然決然地想要來到這個城市,也留下了許多的回憶在這裡,此刻的離別顯得格外草率。

但是,她別無選擇。

「別哭了,大家都會心疼的。」權赫俊戴上墨鏡阻擋刺眼的陽光,「小侑也是。」

 

回到權俞利的老家,權母慈祥地抱了抱鄭秀妍,並讓權赫俊幫她把行李搬到權俞利房間,接著挽著她的手走進客廳。權父坐在沙發上喝茶,腳邊是權俞利養的兩隻狗哈尼和嘟一在玩耍,看見鄭秀妍的到來還跑過去蹭了蹭她的褲管撒嬌,就如同她本就是這個家的一份子。

「看來是因為待在小侑家的關係,身上有了小侑的味道呢!」權母輕輕地笑了笑,蹲下來摸了摸小狗,「小侑有和妳提過吧?大隻一點的就是哈尼,小隻銀白色的是嘟一。」

權哈尼歪了歪頭,接著又朝鄭秀妍搖尾巴。

「歡迎妳,秀妍。」權父起身走到兩個女人身邊,稍稍地打量了一下鄭秀妍,露出無奈的笑容並摸她的頭,「權小侑那個傢伙,讓我的媳婦哭得眼睛那麼腫,真是有夠欠揍!等她回來一定要她好看!」

鄭秀妍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好藏起臉上的紅暈。她明白,眼前這兩人,權俞利最重要的親人,此時此刻為了平復她低落的情緒而試圖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有那麼一刻她真以為下一秒權俞利就會沒事一樣地走進家門。

「父親,外頭有人找您。」權赫俊拿著鄭秀妍的行李向自家爸爸說道。

權父微微皺眉,表情突然變得凝重,站在原地一會兒,才開口:「好,我知道了。」

「秀妍,上去整理行李吧!」權母抿抿唇,並告訴鄭秀妍她最想知道的事情:「小侑的消息我們也在等,與其讓妳一個人待在首爾傷心,不如接妳過來一起等,趁這個時候妳也好好休息一下。」

「好的,謝謝您。」鄭秀妍微微鞠躬,跟著權赫俊到了樓上。

 

-

 

「前輩,」來人向權父深深一鞠躬,「近來可安好?」

「嗯。」權父走到他身旁,雙手插進口袋,「這次的行動辛苦你了,小羿。」

「別這麼說,前輩,」小羿輕輕一笑,「多虧了前輩的協助,這次的行動才能算得上順利。」

 

權父及小羿同樣是中央情報局的特務出身,權父是通訊技術特別幹員,小羿則是任務型特別幹員,兩人因為多次的任務合作而熟識。這次的行動,代碼0805,其實是中情局佈局多年的任務,目標是剷除K幫。K幫在黑道道上有著崇高的地位,其背後勾搭的政治勢力也不少,中情局計畫將K幫斬草除根,不僅能揪出不少不法官員,也能在黑道組織中造成極大震盪,對往後的發展必定是利大於弊。

行動初期負責通訊的便是權父,當時小羿只是實習特務;行動中後期局長更替,多位資深幹員被安排到閒職,在多次的任務安排後權父知道自己和新局長勢不兩立,在強烈要求0805由小羿負責後便主動提出退休申請。不過,儘管退休申請被核准,他最後仍抵不過小羿的請求繼續從旁協助0805行動。

孰料,自從被青瓦臺得知李順英警員——總統的姪女——和幫派有所牽連,總統不放心而下令警方介入處理。中情局局長擔心此項行動會被干擾因此苦勸總統多時,但由於局長曾有不好的傳聞纏身而不被總統信任,總統依然堅持要動用警力,使得參與這次行動的特務們花了雙倍的精力去處理狀況。

一直到三個月前的爆炸案才揭露了一切的真相。SoShi公司是由右派的政治勢力借助K幫的資金與支援創立而成的公司,K幫與SoShi公司長年合作替那些政治人物以及投資的官員賺取暴利,無論是合法或非法的交易都做到了有一定的威望。但即便是多年的合作關係,K幫和SoShi一直存在利益糾紛,無論是藉著雙方的名義在另一方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交易,又或者是賺得的利潤分配不均而引發爭議,雖然明面上是和諧的合作關係私底下卻是暗潮洶湧。

幸好在0805行動的後期,負責0805的特務們與警方以緊密的合作成功完成此項任務。K幫以及SoShi公司背後的政治勢力皆一一被揭露並逐漸被消弭,也證實了總統的猜測——中情局和首一警的局長皆與SoShi公司有所關聯。

 

「這麼說來,那時把你留在0805果然是正確的。」權父長嘆一口氣,四周的冷空氣變得格外安靜,「想起來他也是跟我同期進入局裡的,那傢伙這麼積極爭取局長的位置我就覺得有點不大對勁,沒想到竟是做這等為非作歹的勾當。」

「局長估計是會被青瓦臺那邊好好地"關心"一番了。」小羿嘲諷地笑了笑。遲疑了幾秒鐘,他話鋒一轉:「前輩,其實我這次前來的目的還有一個——是青瓦臺親自委任的。」

「嗯,稍微聽到風聲了。先不說這個,你應該也知道我現在比較想知道的是什麼吧?」權父雙手背到身後,低頭看向地上尚未融化完全的雪。

「是的……」小羿模仿權父的動作也低下頭,似乎不太敢和權父有任何的眼神交集。「李浩前輩,犧牲了。」

權父倒抽一口氣,卻又因為溫度過低的空氣而輕咳一聲。平復了一會心情,權父詢問了前因後果。

 

三個月前的那起爆炸案現場,用李順圭的墜飾重演向陽的慣用手法的人便是小羿,而與他接頭的人正是在K幫長年臥底的中情局特別幹員李浩。案發前,李浩和小羿早已規劃好一切的行動,李浩不但將K幫計畫的行動完整交代給小羿,甚至是安排好的逃生路線都告訴了他。然而K老臨時改變計畫,將計畫時間向前移導致情報疏漏警力支援差一點趕不上。之後李浩會選擇在金太妍失控之後出現,目的就是為了重新整理紊亂的局面並設法救出所有人。

 

「其實,李浩前輩是可以活著結束任務的……」小羿聲音帶了點哽咽,讓權父抬眼看向他,「高讚Top做的炸藥不是一般的炸藥,複合型爆破,而且爆破有時間差,偏向心理戰術的手法。當時倒數零秒,整棟大樓的炸彈皆爆炸,唯獨會議室是完好的。前輩先是殺了K幫小少爺,再和我接應打算和權俞利一同逃出大樓,但最後一刻前輩把權俞利推出SoShi大樓,自己選擇犧牲了。」

「……」權父沉默了一會,又激動地開口:「為什麼?」

心中明白李浩是權父最珍惜最看重的後輩,小羿頓了頓,有些猶豫地回答:「前輩的舉動是為了救權俞利,那個炸藥的真實爆炸時間不能完全確認,當時的纜繩又因為過度的高溫摩擦而部分斷裂,撐不了兩個人,再加上李浩前輩也有意輕生,後來就被……」

小羿沒有再繼續說下去。權父無奈地望向遠方,臉龐上似乎有冰涼的液體滑落。「那,小侑呢?」

「前輩,已經三個月了……」小羿低下頭看著腳尖,權父嘆了一口氣之後,伸出右手,一下下地拍著小羿的肩。

 

 

靠在二樓權俞利房間窗檯的鄭秀妍盯著庭園中的兩人一舉一動,即使聽不見他們的談話內容,但是看見那兩道在冷風中更顯落寞的身影,她的心狠狠地揪痛著,她的淚再也止不住。

巨大的不安襲擊而來。

 

-待續-

 

熬了很久還是來更新了

沒發生什麼意外,別擔心

純粹只是我自己的小情緒而已

 

認真地思考了一下

不管世界怎麼變,生活依舊要過

而人還是得繼續往前走

這個世界不會因為你的一點點哀桑就停下來等你復原

所以就這樣繼續走下去吧

((什麼勵志的結語?

 

喔喔重點是

要結局囉!(撒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ys小羿 的頭像
lys小羿

Chapter 2, Big Mini World.

lys小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