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你們想要怎樣?」金太妍雙眼盯著被束縛住的自家小女人,忍住怒火對高讚Top及二單說,「說清楚。」

高讚Top看見金太妍眼裡的寒光,卻發現一絲絲的溫柔蘊含其中,頓時間明白了什麼。他將黃美英交給身後的手下,又拿了一條像是繩子的東西綁在她身上,接著從口袋裡拿出菸及打火機,慢條斯理地點了菸便抽了起來。「我們沒想怎麼樣,就只是想毀了這間破公司,以討回原本屬於K幫的東西…」他輕輕吐出一口菸,視線移向一旁的權俞利,「"順便"替K老報當年的仇。」

「順便?我看根本就是計畫好的吧?」權俞利皺眉看著會議室裡的所有人,「把無辜的人給放了,沒必要犧牲其他的生命。要報仇,我權俞利自己面對。」

高讚Top和二單同時笑了一聲,「憑什麼你說的算?權俞利,妳可別忘了,我們兩個現在已經不是妳的手下了,妳說的話我們只會當蚊子放屁。」

權俞利瞄了一眼兩人手上屬於K幫的印記——曾經她花了很大的力氣才將它從自己的手臂上除去——眉頭皺得更緊了。

突然,一道強光照射進來,反射後刺進抓著黃美英的人的眼裡。那人抬手遮住雙眼的同時,槍聲響起,他應聲倒地。高讚Top驚訝之餘仍不忘拉住差一點被救回的黃美英,二單則是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語著:

「向、向陽…?」

熟悉的手法讓二單有些失神地唸著昔日舊情人的外號。二單往窗戶外頭看卻不見人影,仔細想想方才發生的事情,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啊!反射!從人群裡看見了那個戴著太陽造型墜飾的女人,二單瞇起雙眼向她走近,一手抓著她的手臂將她拉了起來。

「Sunny不要!」鄭秀妍緊張地拉住李順圭的另一隻手,無助地望著她。

「妳給我放手!」二單打掉鄭秀妍的手硬是將李順圭拉走。見李順圭沒有反抗的跡象,二單也減輕手上的力道怕她被自己弄受傷。

鄭秀妍緊張地望著權俞利,似乎是希望她能夠把自己的閨蜜從那人手中救回,然而,權俞利在讀懂她的表情之後,也只能無奈地搖搖頭。

有些事情,還是不要插手的好。

 

「妳…是向陽的妹妹,對吧?李順英的妹妹?」

「我是,」李順圭有些意外地看著那個說出自己姊姊名字的人,似乎不太明白他和姊姊有什麼關係,「你怎麼會知道我姊姊?」

「果然…」幾聲乾笑之後,二單推了推眼鏡再打量一下李順圭,思考了半晌才從西裝外套內側的口袋拿出一封有些泛黃的信,「難怪向陽寧願犧牲自己保護妳。我一直都想找個機會去見見妳,沒想到卻是在這種場合遇見妳。吶,這是向陽生前交給我的信,她託我拿給妳,也託我要代替她守護妳,所以,妳趕緊離開吧!信上有一個地址,妳去那裡,會有人幫助妳找到妳姊姊的。」

「我姊姊…不是因公殉職的嗎?」李順圭遲疑地看著眼前的人,又轉頭看向權俞利的方向,「俞利、太妍,妳們說呀!我姊姊的死是怎麼回事?」

權俞利和金太妍同時看了一眼李順圭,又對視片刻,最後選擇沉默不語。李順圭看見此景,似乎稍稍了解了情況,確定了什麼又不太確定。她退後一步,看看眼前的每個人,奪門而出的同時眼角也濕了。

「Yoon,護送Sunny下樓。」金太妍透過無線電告知林允兒。

 

眼淚不斷從李順圭的眼眶溢出,她一路從九樓跑到一樓也沒有停歇。林允兒在她身後追得喘不過氣,說什麼護送,根本連追都追不上。

「Sunny?」同消防單位前來的崔秀英訝異地看見自己的女人出現在眼前,開心地想上前抱抱她,卻被對方制止。

「別過來。」她這麼告訴她。

語畢,李順圭撥開人群,離開了。

 

-

 

「Tae,樓下警力已部署完畢,請盡力讓所有人質…嘶——」

金太妍耳朵上的微型無線電接收器忽然失去訊號,發出的雜訊讓她不得不將其拿下來。不解地看了看手中的無線電,似乎還沒有理解為什麼會如此。

「突然想到,讓妳們用無線電聯絡好像太便宜妳們了,所以我們還是壞人做到底吧!」二單把玩著手上的干擾器,又瞟了一眼窗外。金太妍順著他看的方向找到了一道詭異的紫光,她似乎明白了什麼。

「想偷襲?」金太妍朝權俞利打了一個手勢,權俞利迅速地將會議室裡的長桌踢倒,讓所有的員工都盡量能夠躲在桌子後面。槍聲響起,一聲聲的尖叫讓會議室顯得更加混亂。權俞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二單手中的干擾器打爛,接著將K幫的手下打傷,第一小隊的人訓練有素地避開權俞利的子彈救回了黃美英。與此同時,林允兒帶領的第二小隊正與其他潛入大樓裡的K幫手下對峙。

 

K幫之所以能夠在國內存活這麼久而不被警方攻破,原因在於幫派成員從上至下一個個都身懷絕技,不是耐打就是殺人不眨眼,還有像是高讚Top或二單的智囊團,如此完整的結構組織,也不難解釋為什麼當年李順英會栽在他們手上。

 

二單和高讚Top在一旁看著自己的手下與警方混戰,似乎也不在意原本的人質黃美英被救回這件事。金太妍將黃美英護在身後,看見兩人從容不迫地撐著傘抵擋高樓層飄落的灰燼及滴下來的水滴,皺了皺眉,回頭看看自己的女人,「他媽的…」

權俞利察覺搭檔的不對勁立刻停了下來,並下令第一小隊停止動作。「怎麼回事?」

會議室安靜了片刻,叼著雪茄的二單突然拍起手來,「不愧是首一警智商最高的傢伙,看來妳是發現了我們把炸彈綁在她身上了啊?沒錯,距離爆炸時間已經剩下十五分鐘,你們再怎麼對付我們也沒用,趕快想想怎麼解除炸彈吧!喔不,我好像太多嘴了。」二單裝模作樣地輕輕拍了一下自己的臉頰,又笑了幾聲。

 

「Daedae…」黃美英無助地抓了一下金太妍的袖口,金太妍雙眼無神地盯著前方,過一會又變得暴戾不可侵犯,那眼神是權俞利不曾看過的,像是一匹被激怒的狼,殘暴不仁。

「Yul,把槍給我。」金太妍面無表情地說著,會議室裡的氣氛此刻變得更加詭譎,「這是命令。」

高讚Top眉頭深鎖,似乎不像金太妍一樣能夠立刻猜到對方的下一步棋怎麼走。權俞利遲疑了幾秒,還是將手上的槍遞給了金太妍。然而她沒想到的是,金太妍拿了槍就不顧一切地朝著K幫的人開槍,每一發子彈都狠狠地打穿他們的心臟,並且單手護著黃美英躲過所有K幫的子彈。從她舉起槍到最後一個人倒地,前後花了不到十秒的時間。權俞利看了一眼那些人手上的刺青,這才發覺這些人全是K老特地培養的精英戰力,而他們全死在金太妍的槍下,驚訝的同時又覺得不太對勁。

金太妍是不會隨便殺人的。

 

「妳這姓金的死矮子!」二單憤怒地將雪茄丟在地上。

「你他媽又多高?!」金太妍向前幾步將槍口抵在二單前額,這讓高讚Top有些不安。

「慢著。」高讚Top終於出聲,「這條命得留著,金老大。」

「哼!現在是在跟老子求情?門都沒有!金爺我不接受談判!」在二單腦上的槍又往前抵了抵,冰涼的槍口染上了他緊張的體溫。權俞利伸手抓住金太妍的手臂,擔心她會突然暴走。

「十分鐘。」高讚Top拿出口袋裡的引爆器看看時間,「十分鐘你們要做什麼,我不會干涉,但權俞利還有她的女人必須留下,用手銬銬在一起。」

「第一小隊聽命,全力協助Yoon疏散SoShi公司所有職員,十分鐘後不許有任何職員以及警力在大樓裡。」權俞利輕拉過鄭秀妍的手,從腰間拿出手銬把兩人銬在一起,接著被銬住的手抓著暴走的金太妍,另一手拿過她手上的無線電,一面對著會議室中的第一小隊說,一面對著外頭的林允兒說。

「Yul,這是、」聽到這句話的林允兒不解地問,卻被權俞利打斷:

「是命令,不許反抗!」

 

 

「看來這件事交給你們果然不怎麼正確。」一個粗曠的聲音突然冒出來,接著這聲音的主人走進了會議室。

「浩哥,你又不是不明白情況。」高讚Top即使被責備,仍然保持著一種獨特的冷靜,「這傢伙是K老的誰,要是沒了這條命,你我都不會好過。」

浩哥並不反駁高讚Top,他將目光投向權俞利還有她身後的鄭秀妍,又看了看地上一具具屍體,再看看被綁起來的黃美英,終於是皺起了眉頭。「嘖,可別惹到金太妍這傢伙啊!」

說完之後,他親自替黃美英鬆綁。卸下身上的束縛,黃美英急忙拉住了金太妍的手,「Daedae,別玩了,我們回家!」

金太妍稍稍平復心情,又一次的雙眼無神後,恢復了正常的狀態。看見地上的慘狀,金太妍愣了愣,卻不露出任何的表情,只是緊緊握著黃美英的手。

「妳們兩個,離開。」浩哥下令。金太妍抿了抿唇,瞬間將手上的槍舉起,一槍打死了高讚Top,牽著自家小女人離開了會議室。

 

「為什麼要破壞我們的計畫?!」二單不高興地瞪著浩哥,對上他的眼神時卻有些退縮。

「該惹誰不該惹誰,你似乎還沒有搞清楚。犧牲了高讚還有精英戰力,別以為你是K幫的小少爺K老就會放過你。」浩哥慢條斯理地說著,蹲下身子將高讚Top手中的引爆器拿走,「K老有明確指示,毀了SoShi但不可以波及無辜,至於權俞利任我們處置。K老之所以在道上有這麼高的地位,不是以絕對暴力成功的,以你的程度還是弱了點。」

浩哥摸了摸自己的平頭,將炸藥綁在權俞利的腳上,又綁在二單的腳上以及會議室長桌的桌腳,最後再綁到自己腳上。「到了這個局面,我也不想替你收拾這該死的爛攤子,那就同歸於盡吧!這是我能為你盡的最後一點忠,小少爺。」

「這算是什麼盡忠?李浩,把它拿掉!」

「這棟大樓的各處早已安裝了很多炸藥,即便警方找到低樓層的炸藥並拆除也肯定還有不少,而且剩下的時間也不多了。再說,就算你成功逃了出去,被K老抓到也是死路一條。你想被炸死還是上刑房?」浩哥平靜地把話說出,二單只好放棄掙扎。二單不發一語地坐在地上,看了一眼身旁的高讚Top,從他手指上拿走一枚戒指,握在手心裡頭,接著閉上雙眸,確定了最後的選擇。

 

-

 

「權俞利,大樓的左側有軟墊,妳找機會和鄭秀妍靠近窗邊再跳下來,剩不到一分鐘,動作要快。」權俞利耳後的微型通訊器傳來金太妍的聲音,她看了一眼腳上的炸藥,綁的是死結,再確認了一下到窗邊的距離,最後看見了浩哥投往自己的視線。

「權俞利,有機會我還想和妳一起練習射擊。」浩哥看見權俞利在看自己,無奈地笑了笑,接著慢慢躺到地上,看著會議室的天花板發呆,「還有跑步、拳擊…唉,如果早點遇到妳多好…」

權俞利不明白浩哥突如其來的這番話代表著什麼,此時此刻的她正努力地想辦法把鄭秀妍送出會議室。

「權俞利,如果敦仔當年遇到的不是我,他現在一定和妳一樣是名優秀的警員…」浩哥又說了幾句話,並且撇過頭閉上眼。

權俞利忽然明白了什麼,她轉過身看著眼前的鄭秀妍,輕輕地整理了她的髮絲,輕輕地露出一抹微笑,「秀妍…」

「權俞利,不可以…」鄭秀妍像是知道權俞利要做什麼,拚命地抓住她的手,無助的淚水爬滿了整張臉,「求妳…求妳不要說…」

「秀妍,如果有機會,我想和妳共度餘生…」權俞利摟著秀妍的腰帶她到了窗邊,腳上綁著炸藥的線正好繃到最緊,那被綁死的結在她的腳踝上勒出了紅印。「如果可以,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妳的。」

「權俞利…妳說、妳說不會、丟下我的…」鄭秀妍泣不成聲地哭喊著。

「權俞利,九秒!快下來!」通訊器傳來金太妍焦急的聲音,權俞利吞了吞口水,內心暗自做了決定。

 

八、七、六…

將自己手上假裝銬住的手銬脫了下來,她對她露出一個安慰的微笑。

五、四…

拿起一旁的滅火器把落地玻璃窗砸碎,她撥開了她緊抓住自己的手。

三…

不顧她的掙扎將她打橫抱起,她輕輕吻了吻她的唇。

二…

瞥了一眼一樓的軟墊,她確認安全無慮。

一…

雙眼一閉,她把她往下扔。

零。

 

 

「權俞利!!!」

 

 

秀妍,如果下輩子有機會,我一定會更愛妳…

 

-待續-

 

是的我滾回來了(?

時差真的他媽的好難調

好險明天放假兒我要睡到爽(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ys小羿 的頭像
lys小羿

It's my life.

lys小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高讚Top☆
  • 先不說我連大腿都沒摸到就死了
    就看著太妮兩個眉目傳情,英雄救美了還不能歡呼
    這壞人真是不好當(╯°Д°)╯ ┻━┻

    靠北喔單居然是Sun的姊夫wwwwwwww
    所以是妹妹繼承姊姊的攻擊方式跟槍法的概念
    昂這樣單還有當到一下好人欸(其實是被38E迷惑了一下
    總覺得等Sun知道姊姊的死亡真相後會崩潰然後爆打太侑XDDDD

    靠北我還是很在意妮妮就這樣被救回去啊!!!!!!!!!!!!
    說好的大腿呢QAQ PP呢QAQ我都還沒要求揉她的xiong呢QAQQQQQQ
    不過綁上炸彈的妮妮好無助好可愛owo
    最後的十分鐘剛好可以打兩砲(欸

    金爺好帥qwq一槍一命真的不是常人可以辦到的(然而那些靶也沒在跑所以大大提升了命中率w
    吼好好奇金爺到底為什麼會有性情上的轉變
    之後應該會解釋吧?
    不曉得在和妮妮滾床單的時候會不會這樣兇兇的www一個SM的節奏(別
    嗷嗷那句別玩了我們回家好萌qwqqqqqqqqqqq
    敢情金太太您以為您的丈夫是在靶場練練準心那樣玩兒嗎(゚∀゚ ) (對,她就是#

    那個浩歌也算蠻有擔當的
    但是這種做錯了就要上刑房or自爆的組織實在有點......嗯突然想想我被一槍打死真好
    欸幹到底拿我的戒指幹嘛?我不是說好我不搞基嗎?!!!!!!!!!!!!!!

    最後的爆炸會有人反救權一命吧wwwwwwwww
    可能她把女王扔下去,後面又有人把忠犬踹了下去之類的(?
    當年都因為爆炸害兩人分隔兩地多年,拜託這次不要再重蹈覆轍了啊
  • 太晚回惹QQ
    本人掌嘴完畢,改天回新竹帶你去吃麵麵

    壞人能碰到妮妮已經很不錯惹好咩
    不過我個人也覺得給你福利太少所以應該還會再補敘XD

    二蛋被38E迷惑XDDDD
    不是妹妹開的槍啊 桑寶一直在會議室裡(這個之後會提到>///<
    桑寶知道真相的同時食神就要開始碗裡尋妻 喔不是 是萬里尋妻wwwwww

    揉什麼的你就不要妄想了我怕下次你出場是被太妍分屍((不是
    綁炸彈有沒有捆把概念owo
    十分鐘兩次對抽來說太容易了吧@@

    沒錯之後會解釋金爺的部分
    一槍一命簡直開外掛惹owo
    感覺床上兇兇的你會很喜翻 妮妮表示嗚嗚嗚豪恐ㄅqwqqqqqqq
    金太太表示Daedae這靶對泰來說太容易惹不要玩這個~~

    不是那個意思啦
    做錯事上刑房是必要的懲罰 與其受長時間的折磨不如蹦一聲(?)狗帶
    長痛不如短痛的概念
    而且二蛋的基友高贊你本人都GG了活著也沒啥意義
    怎麼知道要搞基wwwwwwwwww
    你們搞不搞我就不用知道了謝謝喔

    至於權呆有沒有反轉被救
    你猜啊~~~~~~~~~~~~~~~~~~~~~~~~~~~~~(~遭毆

    lys小羿 於 2016/10/05 22: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