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權俞利,剛剛局長打算對我下藥。」金太妍離開警局後第一時間打給她的夥伴,「我大概知道了整件事情的始末,他可能覺得我知道得太多了所以擔心我發生什麼事,打算把我弄昏…沒有,幹白癡喔!當然沒喝啊!不然妳現在在跟鬼講話是嗎?欸,妳回來,我們討論一下對、」

「哐啷!」

突然,她被身後的人用金屬棒打了一下。金太妍頭痛欲裂,暈眩的感覺也越發強烈。小腿被踢了一下,她一個踉蹌便摔倒在地。手中的手機被甩到一旁,還聽得到權俞利的聲音從另一頭傳來:「…喂?金太妍!喂!」

「黃美英是吧?」穿著黑色帽T並戴著口罩的人靠近金太妍並蹲下身子,將她的右手無名指抵上刀尖,輕輕地劃出一道傷口,讓血沿著刀刃流下來,再用她的袖口拭淨刀身。

無名指像是著了火般地發燙,莫名地也加劇了後腦的疼痛。金太妍怒吼出聲:「你們最好不要亂碰她!」

「那就停止妳的所作所為,K幫不是妳能隨意調查的。」

說完,那人撿起地上通話中的手機,看了一眼後再接起來:「權俞利,我們很快就會再見面的。」

「…是你?高讚Top?」

「真榮幸妳還記得我的名字,呵。」

 

結束通話後,那人將手機放回金太妍身旁便離開了。附近的景象逐漸模糊,四肢無力的感覺讓金太妍罵了一聲髒話。迷糊之間有一名女子出現在她眼前,問了一句:「金隊長?」

「妳…是誰?」

 

 

再次睜開雙眼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的事,金太妍看見身旁的林允兒有些詫異,又看看自己被包紮好的無名指,似乎並不能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

「老大,妳醒了。」

「嗯。發生什麼事了?」

「我接到妳的電話打來,是個女人的聲音。她要我幫忙把妳抬到妳的休旅車上,接著她幫妳處理了傷口,並要我看好妳,等妳醒了要弄熱水給妳喝,交代完她就離開了。」林允兒不自然地四處亂看,嘆了一口氣後才鼓起勇氣開口:「可是…老大,妳剛剛也太沒禮貌了吧?她在幫妳處理傷口的時候怎麼可以罵人家髒話,還叫她不要碰妳,她力氣沒妳大所以只好用微量麻醉又把妳弄昏,不然她都不能好好處理了。」

金太妍沉默不語,思考了半晌才問道:「她是誰?」

「她沒說,但她知道妳是誰,而且打了電話給俞利前輩說了妳的狀況。喔對,俞利前輩說是正在趕回來的路上。」林允兒瞇起眼睛回憶,「還叫我不要擔心,她不是壞人。」

「就算是壞人也會說她不是壞人好嗎?笨蛋。去便利商店弄熱水給我。」

「老大妳自己說她是壞人,現在又要聽壞人的話喝熱水,真難搞!」

「閉嘴啦!還不快去!」

「喔。」林允兒嘟了嘟嘴便下車前往附近的便利商店。

瞟了一眼林允兒的背影,金太妍仔細端詳了一會自己的無名指,有點疑惑又有點好奇,「會是誰呢…」

 

「老大!我回來了!」

金太妍回過神,看見林允兒時卻無奈地嘆了口氣。「林允兒,叫妳幫我弄個熱水妳泡麵做什麼?」

「哎呦老大~幹嘛這樣大驚小怪的~沒事要熱水很奇怪耶,所以我只好買碗泡麵啊!」林允兒一手拿著還沒拌的泡麵,一手拿著裝熱水的紙碗,嬉皮笑臉地嘿嘿笑著。

「不就是妳餓了嘛,裝什麼臉皮薄。熱水拿來啦!順便留一口麵給我。」金太妍眉頭一皺也不皺地下達命令,接過熱水一口氣喝完。

「那…老大,這碗泡麵可不可以報帳?」林允兒拿起筷子將泡麵和醬料攪拌均勻,一臉誠懇地說。

「報妳大頭帳,我只是吃了一口妳的零食,不是跟妳出來吃正餐。」

「靠…」

「靠什麼?」

「靠、靠著邊邊吃小心會燙到…」林允兒看著金太妍吃掉好大一口麵,她覺得她的胃還有錢包同時在淌血,咦?眼角怎麼也濕濕的…

 

-

 

晚上,權俞利回到首爾的第一件事就是和金太妍還有徐玄碰面。至於剛從睡夢中醒來的鄭秀妍恢復意識之後,和權俞利要了卡便與自家閨蜜黃美英及李順圭逛街去了,這倒是讓金某人一陣哀怨。

「呀!權俞利妳女朋友要壓馬路關我屁事?為什麼我的卡也要被犧牲?」

「老大,目光放遠一點…」權俞利煞有其事地搭著金太妍的肩,另一手指向遠方還不忘稍稍蹲低讓自己的視線能與她齊平,「我們可是為國家做事的。她們出去逛街不但可以振興經濟,還可以讓我們盡心盡力為國家鞠躬盡瘁,一舉數得啊…一舉數、」

「去死!」金太妍忿忿地打斷權俞利的話、拍開她搭在肩上的手,就差沒有留一排牙印在她的手臂上。

「太妍前輩,別難過了。妳看俞利前輩連人都還沒娶進門卡就已經先給出去,還樂此不疲的。要論妻奴排名,前輩不會是第一的。」徐玄淡定地推了推眼鏡,舉手叫了服務生過來點餐。「不過前輩,這咖啡廳確定是安全的嗎?」

權俞利和金太妍聽了徐玄的話稍稍環顧四周,看了看咖啡廳的環境。權俞利看見每一位咖啡廳員工手上戴著一樣的手環,輕聲開口:「貌似不用擔心,這家咖啡廳似乎都是小羿底下的人。」

「不好意思,請稍後。」前來點餐的服務生聽見了熟悉的名字,瞄了一眼權俞利後便離去。

不久,有個嬌小的身影出現在三人面前,是一名美麗的女子,嘴角勾起的淡淡笑意帶出了她優雅的氣質,「妳們好,我是這間咖啡廳的老闆娘。三位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談吧?請隨我到包廂內。」

說完便轉身就走,也不管權俞利她們是否明白自己的意思。三人面面相覷了一會,又趕緊起身跟上單手搭在樓梯扶手上回頭看的女人。上了二樓,女人開門讓她們進去,這才發現原來這裡並沒有所謂的包廂,而是一個私人的空間,看起來更像是別人家的客廳。女人示意她們隨意坐在沙發上,自己則彎下腰撿起地上的書本雜物放回一旁的書櫃,再把矮桌上的手槍收進底下的櫃子。「欠揍的傢伙…東西都不收好…」

一瞬間,權俞利似乎看見了女人臉上露出有些惱怒的表情,卻在她抬頭時又消失得無影無蹤,讓權俞利以為自己是眼花了。女人輕輕抿嘴一笑,仍舊優雅地看著三人道:「等等會有人上來幫三位送茶點,請問三位要喝些什麼?」

「我要咖啡拿鐵,謝謝。」金太妍點點頭說道。

「美式咖啡,麻煩您了。」徐玄有禮貌地點餐。

「權俞利,妳呢?」

「啊?我…」權俞利猶豫了一下,「伯爵奶茶好了。」

女人仍是勾著微笑點了點頭,要她們稍等片刻便下樓去忙了,離去時還不忘替她們把門關上。

 

「前輩,她怎麼知道妳的名字?」徐玄皺著眉警覺地問道,又一次地審視著週遭環境。「還有,她剛剛收起的那把槍…」

槍?

權俞利同樣納悶。國家並沒有合法地讓民眾擅自擁有槍枝,然而女人的舉動卻像是收拾玩具一般地將手槍收起。想了想,突然恍然大悟地打了一個響指,接著露出饒富趣味的笑容,「想必她就是小羿的那位吧?」

說曹操曹操就到,敲門聲響起,端著餐盤一臉面癱卻透著滿滿無奈的小羿走了進來。「沒事來這裡幹什麼啊?大好機會能放鬆一下看我老婆泡咖啡,卻還要招待妳們,我可憐…」

小羿將三人點的飲品放在桌上,再把餐盤上的手工餅乾同樣放置於桌上。抬起頭,只見一個冰冷的槍口抵在自己的前額。「你是誰?」

「別擔心,金隊長。」小羿面無表情地將槍從自己額上移開,「同樣是領國家薪水的,妳們只要知道這點便是。至於身份,沒必要多說。」

說完便從口袋裡拿出一張證件,遞給金太妍。金太妍接過他的證件仔細地看著,接著露出驚訝的表情,隨後又若無其事地還給他。

「抱歉,失禮了。」

「別放在心上。三位慢慢聊,有事再叫我一聲。」小羿露出一抹微笑,和方才的女人有說不出的相似。正當他要離開之時,剛才的那女人匆匆地走了進來,卻不失其優雅冷靜。小羿不禁皺眉看著她問:「怎麼了?」

「你該走了,現在。」女人走進一間小房間,出來時拿了一件大衣丟給已經在找東西的小羿,「槍在抽屜。Manito, Red, 5, Ten minutes.」

「Ok.」整裝完畢的小羿摟緊女人的腰再奉上一吻,接著戴上墨鏡朝三人笑了笑,「失陪了。」

語畢,小羿走向落地窗,直接從二樓陽臺順著搭建的斜坡騎重機揚長而去。女人靠在門邊淡淡地微笑,彷彿有些迷戀那樣的身影。

「請問…」權俞利疑惑地問。

「沒什麼,酒吧的事情。」女人撩了一下髮絲,「別去,他會生氣的。對了,金隊長身體都還好吧?」

「嗯?」

「傍晚的時候不是被襲擊了嗎?無名指上的傷口是劇烈的蛇毒,幫妳處理過了暫時不會有什麼大礙,只要有乖乖喝熱水的話。」

「啊?喔,有的。謝謝妳…啊還有,很抱歉…」

女人搖搖頭抿唇一笑,接著消失在她們的視線中。三人對視了好一陣子,才慢慢地消化方才發生的一切。

 

 

一直到晚上十二點多,三個人才把所有的事情完全釐清。消耗腦力的工作對於兩名刑警而言實在太辛苦,因此現在能正常思考的只剩下徐玄一人,而其他兩人早已癱在沙發上毫無前輩形象可言。

「前輩,我們是不是該吃點什麼?」

「啊!美英…?」

「啊!秀妍…?」

「她們應該都準備休息了。我們要吃點什麼嗎?」徐玄平靜地撥了一下瀏海,好像自己的食量漸漸被某人帶大了,「晚餐也沒什麼吃…妳們不餓嗎…」

「不想動…」

「對啊…」

就在三人進行沒有任何重點的聊天時,咖啡店的老闆娘從樓下走了上來,手上端了三碗紅豆湯,「辛苦了,應該也餓了吧?吃點東西?」

「真是不好意思,」徐玄看著眼前的甜湯,不禁有點嘴饞,「那就不客氣了,謝謝妳!」

徐玄這才端起碗,金太妍和權俞利早就已經呼嚕嚕地喝了起來,她眯起眼笑了笑,用湯匙一口一口地舀著,順帶觀察那女人的一舉一動。女人靠在落地窗旁看向窗外,微蹙的眉頭顯示了她的擔心。發現徐玄在看自己,女人朝她微微一笑,走回沙發旁,「吃完了就在這裡休息吧,我想,妳們可能要等那傢伙回來了。」

「怎麼說?」

「今天這麼晚了還沒回來…」女人微微揚起眉,「大概是棘手的事情…」

「…是有關K幫的事情嗎?」吃飽喝足的金太妍恢復以往的敏銳,「酒吧那裡被K幫突襲了,是嗎?」

「…嗯。」

三人面面相覷,最後依照金老大的指示留在這等待消息,並輪班值夜。

「那個…妳要不要先去休息?」權俞利抓抓頭對著女人說道,「已經很晚了…」

「不。」女人抱著一件明顯不是她的外套,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面朝窗外,「我要等那傢伙回來。」

 

「嘰——」很久之後,一聲尖銳刺耳的聲響劃破寧靜,所有人都看向落地窗外,只見小羿一臉不爽地把安全帽摔在地上,正要走進室內,卻在打開落地窗的前一秒突然倒下。

「小羿!!!」女人驚呼出聲,下一秒便冷靜地請權俞利幫她把人扛回房間。察覺不對勁的金太妍本想一同跟進房裡,卻被被趕出來的權俞利推回客廳。

「等一等吧…」權俞利嘆了口氣,眉頭緊緊地擰在一起。酒吧被突襲了,這代表了什麼?K幫要開始行動了是嗎?加上傍晚金太妍的事情…秀妍呢?秀妍在家裡會不會有什麼事情?

打了通電話給鄭秀妍,聽見她的聲音後權俞利這才稍微放心下來。金太妍雙手抱胸在客廳裡來回踱步,徐玄又一次地翻閱那些整理好的資訊。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約莫五點鐘左右,房間的門被打開了。

「沒事吧?」三人湊上前詢問那個被女人攙扶著的人,只見他仍有些恍神地搖搖頭,讓女人扶他坐到沙發上。

「別擔心,我沒事的。」小羿揉揉太陽穴,看著同樣表情的那三人,嘴角微微地勾起,「只是普通的藥劑,休息一陣子便是。我老婆都不擔心的妳們就別愁眉苦臉的了。」

說完還不忘抱著女人又摟又親,卻被對方回了一記白眼後推開,「吵死了,走開。」

「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徐玄隨意地翻了翻筆記本,「酒吧那裡為什麼被突襲了?」

「唔…」小羿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反而嚴肅地問權俞利:「K幫是不是有跟別的公司有過衝突?」

「有。」權俞利抿抿唇,「不管是明著來還是暗著對幹,K幫一直都和一間公司有相當多的利益衝突,很多時候我也搞不明白K老到底是有意還是無心。那間公司在K幫裡的代號很奇特,我一直都記得,是『嗨求救』。」

「妳說什麼?!」金太妍和徐玄異口同聲地驚呼道,語氣、表情、動作幾乎是如出一轍。然而,她們並沒有為她們的默契感到意外。

「前輩,妳跟我想得一樣嗎?」徐玄皺眉看著臉色有些發白的金太妍,不禁感到擔心。

「我想…我們應該…想得沒錯…」金太妍顫抖著聲音,「嗨求救,Hi SOS…倒過來是SOS HI…而這五個字母…也可以有另一種唸法…就是SoShi…」

「什、什麼?!」權俞利突然大聲喊道,「那不就是秀妍她們公司嗎?」

沒有人回答她的問題,但所有人都得到了答案。小羿又一次地揉揉太陽穴,「那妳們要加緊腳步了。權俞利,混搭剛剛傳給我的暗號是『嗨求救, unknown』,妳懂吧?沒時間了,先回警局請求支援,動作要快,我這邊一有消息會馬上通知妳們。」

「權俞利,該走了。要把小隊的人全部召集,但是沒有局長的同意我不能任意出隊——他媽該死的限制令——快點,再不趕快走美英和秀妍她們就要上班了。」

 

凌晨五點三十分,接獲通報:「SoShi公司,狀態不明。」權俞利一行人匆忙趕回首一警,準備迎接K幫的挑戰。

 

-待續-

 

一個放假耍懶沒更的概念(遭毆

因為大家都反應了同一件事所以就稍微改了一下

於是就改了好幾天Orz

說真的寫這種(哪種XD)題材好耗腦喔

(謎之音:這並不能成為你待在床上一整天耍廢不洗衣服的理由)

靠,今天做太多事情(?)了qwq

下個月正在考慮要不要待在臺北(還有漂亮姊姊跟我打球(′▽`〃)

認真考慮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ys小羿 的頭像
lys小羿

It's my life.

lys小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陌晞
  • 等等...踏踏竟然敢敲崇拜的男神頭,她她她...還好咩www
    原來羿有老婆了 而且羿是忠犬系 果然飯隨愛豆(筆記
    剛剛沒仔細看嗨求救害我一頭霧水,細看就恍然大悟了XDDD
    這樣的感覺像是有內奸欸,安內不好內www
    所以局長到底是好人還壞人www
    放假一整個懶到爆 然後就是腦袋快發霉了只剩下數學www
    不過現在數學我ok羿表擔心(誰要擔心妳
    不用考慮la就去啊難得欸wwww
  • 踏踏是怎樣XDDDDDDDDD
    對我飯隨愛豆忠犬系www
    嗨求救我想超久的~~~
    內奸是沒有啦 東窩ry哈哈哈
    局長不算是壞人但也不算是好人(咦到底
    怎麼說 就是不壞但是很利己的概念?大概是那種港覺w

    數學加油加油哈哈
    等高一下你會遇到排組惹owo
    那時候就知道ˊˇˋ

    我也想去 但4前教練揪我在新竹打球
    想說練強一點回去台北嚇屎漂亮解接ㄟ( ̄▽ ̄ㄟ)

    lys小羿 於 2016/07/30 20:31 回覆

  • 高讚Top☆
  • 喔耶我終於出現了(ノ´∀`*)
    只是這武器也太弱,要是我有那個本事可以暗算金爺
    照理來說K幫應該會直接命令殺掉她#
    不過如果是為了讓她目睹後面那場面所以故意不打死就是......(゚∀゚ )
    所以除了我之外妳跟蛋蛋都是好人ni?

    妳居然還給自己一個老婆!!!!這個老婆是固定班底逆?!!!!!!
    而且感覺妳們夫妻都很強是怎樣
    請問大嫂是隨身攜帶蛇毒血清逆?!!!!!!!!!!!
    蠢鵝再隨便嗆岳父小心娶不到小賢

    感覺妳就是什麼秘密組織還是FBI那類的
    而且還有自己的店耶真好
    下次我也要來開一家情趣用品店(*゚∀゚)

    靠北虧妳還想得到嗨求救就是少時
    這個梗太他媽的酷了(≧▽≦)
    但是受受們的公司到底和K幫有啥關聯
    這麼危險的公司老公們居然還讓自家老婆在那裡上班(╯°Д°)╯ ┻━┻
    先打個電話要她們都在床上等著不要去上班咩

    最後
    要正面迎擊就是我準備要領便當的意思了咩?
  • 其實呢........
    你提早出場惹XDDDDDD
    因為大家聽局長這麼說以為金爺會有啥意外 於4我就讓你出來敲敲金爺www
    雖然武器很弱但這一敲敲出了甚麼你可以猜猜看(提示在鵝的話裡面
    我跟混搭是好人 你跟蛋蛋是壞人這樣wwwwwwww

    對我給自己一個老婆owo
    我們很強 對owo
    好啦最後面會解釋我的身分莫急莫慌莫害怕(遭毆
    你大嫂的身分就像是1森之類的所以會解毒w(但不是1森

    我覺得鵝跟岳父的對話很Q耶哈哈哈XD
    你開情趣用品店可能會一直看到金爺光顧XD快給他VIP卡XDDDD

    這個梗大概耗了我1000XP(大誤
    想超久der~~~
    關係簡單來說就是關於利益糾紛
    但是受受們還是要去上班 原因下一章w

    你差不多了ˊˇˋ
    給你一個我猜你會喜歡的die法www

    lys小羿 於 2016/07/30 20: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