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點亮手機螢幕,像是下定決心般地打開聯絡人,在太妍的名字逗留了一會,想了想,又找到順圭的號碼撥了過去。

嘟……嘟……嘟……

「西卡?怎麼了嗎?」剛剛結束電臺放送的順圭疑惑地接起這通國際電話。

「Sunny,跟俞利來香港的經紀人是誰?」

順圭瞇起雙眼,回答了秀妍的問題。這麼多年下來的相處,順圭當然不可能不知道秀妍要做什麼,擔心的同時也有點期待,她決定等俞利回國之後一定要問她秀妍對她說了些什麼。

 

隨俞利來的經紀人看見了熟悉又陌生的電話號碼,猶豫了一會,還是接起了電話。

「喂?」

「哥,我是Jessica。」

「有什麼事嗎?」

「……能見面說嗎?現在?」秀妍小心翼翼地問。

「……我現在在Z餐廳,妳半小時後再過來。」

「謝謝你,哥。」對方明顯壓低的聲音讓秀妍匆匆掛上電話。

 

打車過去後,秀妍在車上等了半小時才走進餐廳裡經紀人所處的包廂。

「哥。」

「好久不見,Jessica。」

打完招呼,秀妍便開門見山地說了自己此趟的目的:「哥,讓我見見俞利吧!求你了!」

「……西卡呀……」經紀人稍稍環顧四周並喝了一口水,「公司這次盯得很緊,讓妳來見我已經很冒險了,妳又不是不知道公司一貫的作風,妳們要見面,根本是奢望。」

「我知道,可是……」

「沒有可是!」經紀人打斷秀妍的話,看見她的表情有些難看,他也放軟了態度,「再說,妳也知道妳們那侑西飯簡直就是FBI,這一兩年妳們就算再低調,穿個情侶裝也都被找到了,妳難道能保證這次不被發現?」

方才一股腦的信心一下子被打散了,秀妍覺得十分挫敗,雙眼朦朧了起來,似乎隨時都會哭出來一樣。

經紀人看著她的表情變化,終於是當不了壞人了。相處好幾年下來,對於她們的個性幾乎能說是瞭若指掌,秀妍只要遇到有關俞利的事就無法維持原有的原則,而俞利對秀妍的寵愛更是明顯可見,她們倆的事,自己早已默認並接受了,不然怎麼會一次又一次地幫她們說話、替她們解圍呢?

拿了一張房卡到桌上,推到低著頭的秀妍面前。「其實我也有猜想妳可能會來,看了妳那令人難以理解的訪問後更是這麼覺得了。妳說,妳怎麼老是遇到有關俞利的事情就傻了呢?西卡,我知道妳們很久沒有見面了,妳跟她好好聊聊吧!記得安慰一下那傢伙,她肯定難受著。凌晨就得離開,可以嗎?」見秀妍點點頭,經紀人繼續說:「記得低調一點,還有,別做太過火的事,等妳們這陣子忙完多的是時間。」

「……哥!」愣了一下,理解到他的意思的秀妍紅著臉喊了一聲。

「去吧!別浪費時間。」經紀人笑了笑,催促秀妍離去。

「謝謝你,哥。」

 

「嗶嗶——喀!」房禁解除,秀妍卻猶豫了,長廊上的腳步聲讓她趕緊進入房間關上門。靠在門板上,她嘲笑自己的鬼鬼祟祟。

俞利在洗澡,秀妍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就直愣愣地站在門口到她出來。

當聽到她從浴室出來時,回過神來的秀妍才驚覺,接著一個勁地找著什麼。

聽到動靜的俞利立刻抬起頭看向來人,當那張思念已久的面孔出現在眼前時,顧不得自己身上只穿了內衣褲,直直地走向她,緊緊地將她摟進懷中不肯放開。

「權俞利……妳的浴袍……」從衣櫃拿出浴袍一轉身便被那溫柔包圍,秀妍捨不得推開她,只是柔柔地細語,「先穿上,乖。」

聽話地穿好浴袍,俞利神情複雜地看了看秀妍,又一次地抱緊她,把臉埋進她狹窄的肩膀。待秀妍察覺到她的不對勁,右肩早已被她的眼淚染上一大片濕潤,秀妍也愧疚地哭了出來,嘴裡一直念著「對不起」三個字。

俞利是不常在秀妍面前哭的,因為她覺得自己應該堅強,讓秀妍依靠;秀妍也很少哭,畢竟俞利說她哭的話自己會心疼。但今天,兩人都不能再堅持了,自從去年930之後,她們都沒有太多的時間好好地和彼此相處,思念染上委屈,兩人此時皆泣不成聲。

 

「不是說不見面!」俞利嘴巴嘟得高高的,臉上還掛著淚痕看著秀妍。

「我……權俞利,妳真不想見我?那我走。」秀妍故作嚴肅地作勢轉身離去。

「不許妳走!!!」俞利從秀妍背後抱住了她,一隻腳也纏上她的雙腿。細吻著她的耳畔,俞利體內熟悉的衝動正蓄勢待發。

「權……現在不是時候……」即便有些難耐,秀妍仍必須阻止。對她而言,她們能見面已經是經紀人給她的最大寬容了,她得聽他的話。

俞利咬了咬自己的唇,將秀妍轉回正面並扣住她的肩膀,「那讓我吻妳。」

不等她回應,俞利便把秀妍的唇封住,吸吮著她朝思暮想的香氣,啃咬著柔軟的唇瓣。秀妍情不自禁地纏住她的脖子,腳微微踮起;俞利將她摟得更緊,稍稍抱起她離開地面,並讓她踩在自己的腳上,兩人的身體毫無縫隙地貼合在一起。

待兩人都喘不過氣之時,她們才願意放開對方,眼神卻依然交纏不肯移開。

「權,抱我。」俞利把秀妍抱上床,兩人依靠著彼此,感受對方久違的心跳聲。「權,想我嗎?」

「當然,想妳想得都快瘋了!」

「難怪Tiffany跟Sunny常常跟我說我的權相公沒事就一直發呆,原來是在想我啊~」秀妍調皮地刮了一下俞利的名品鼻。

「……秀妍,再叫一次好不好?」很久沒有出現的稱呼,讓俞利想起了當時兩人在熱戀期時經常在UFO放閃,現在想想都覺得奢侈。

「……權,雖然回不去了,但一切都會過去的。」秀妍當然知道她的心思,她下定決心有一天,一定要向世界昭告她們的愛。秀妍抬手摸向俞利脖頸上的項鍊——自從那件事之後她便一直戴著——指尖摩挲著內圈上面刻著的Yulsic字樣,輕聲地說:「還記得我們的承諾嗎?我不是……一直都在這陪著妳嗎?俞利,我愛妳,永遠都不會改變。所以,不管明天媒體怎麼寫怎麼報導,都別去理會,妳只要記得,我一直在離妳心臟最近的地方。」

俞利吻了吻她的前額,將她的手拉過來十指緊扣,「我知道,秀妍,妳也要記得,我們會一直支持妳的,妳累了,還有我們陪妳、替妳加油打氣。」

「嗯。對了,看妳這陣子綜藝接得多,小心別累壞了,不是上半年還要出專嗎?要是妳敢把自己累壞妳就死定了!聽到沒?」秀妍心疼地親吻著她的髮絲,用她特有的口氣和俞利說話。事實上她也是知道的,知道公司為什麼突然願意讓俞利接綜藝,就是怕她屁顛屁顛地跟著她一起離開,「還有,連同我的那份一起帶上,別讓我失望了好嗎?權相公~~」

「好的!親愛的老婆~」俞利在秀妍耳邊回應著,並使壞地舔了她的耳垂,「表現得好是不是會有獎勵呢?」

「……好吧!看在妳最近很乖的份上,等我有空回國天天去妳家報到嗯哼?」順便,妳要幾次都給妳——這是秀妍沒說出口的話。

「嘻嘻~老婆最好了~」

 

凌晨,秀妍悄悄地離開俞利所處的房間,沒走幾步電話便響了起來。

「老婆,人家想妳了……」

「……呆子,好不容易把妳哄睡著的,誰讓妳醒來?!是打算掛著黑眼圈回國嗎?皮在癢欠我揍啊?這樣不乖沒有獎勵喔!」

「嗚嗚嗚~沒有妳我睡不好……」

「……真是的。」秀妍腹誹俞利在那邊裝可憐,心裡卻甜甜的,「讓妳聊天,聊到妳睡著為止。」

「嗯嗯嗯!」得到秀妍的准許,俞利精神都來了。

 

 

 

第二天回國,俞利那叫一個精神。即使昨天晚上跟秀妍耗到清晨,她現在精神還是很好的。經紀人看著也只能笑著搖搖頭,秀妍就是有本事讓她拋開一切重拾笑容。難得主動跟自己站子打招呼不說,不帶墨鏡加上滿分的笑容真是十足的粉絲福利,現場粉絲哭暈一大片。

 

回到宿舍,俞利又是大吼又是大叫的,讓在宿舍的成員們都給她好幾個白眼。

「早知道權俞利會這樣,我就不要特地待在宿舍等她了,真是霸凌我的耳朵。」孝淵搶走秀英手上的薯片,按了按耳朵。秀英則是塞上耳塞再去廚房拿一包薯片。

「Daedae,Yuri她是受了什麼刺激啊?Jessica不是說會讓她恢復正常嗎? But I think she get crazy!」美英驚恐地看著太妍,而太妍只能搖頭聳肩表示不明白。

「這到底都是什麼啊……權俞利妳再這樣我要跟西卡告狀囉!」

說時遲那時快,俞利立馬安靜並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看著皺眉的順圭。受到重度驚嚇的順圭表示不認識這忠犬,回房打訊息給秀妍。

 

"西卡妳到底做了什麼?!俞利好可怕好奇怪我要被嚇死了Q_Q"

看著螢幕上順圭的訊息,秀妍笑眯了眼。她知道,那傢伙現在心情肯定是好得不得了。

 

所以報導什麼的,都滾一邊去吧!

 

只要我們所有人都在一起就好了!

還有,有妳一直陪著我,什麼都足夠了。

 

-完-

 

今天是太妍生日,祝她生日快樂\^o^/

 

關於這篇,小羿有些話想說

其實當初看到視頻也是震驚,但更多的是不相信,十多年的感情,難道會這麼容易瓦解?

不相信之後便是嗤之以鼻——對於媒體的報導嗤之以鼻。誰規定她們同時在香港就一定要見面?沒見面就表示她們的感情不再?搞不好她們就是在韓國每天見面、每天在家裡約會啊!

對於侑西飯,我想說,你想相信什麼,那就是什麼。想相信媒體然後讓自己覺得世界毀滅那就隨便吧,想相信她們之間的感情的人,我只能說你們很幸運,懂得讓自己快樂

或許有人會覺得我太偏激什麼的,大概吧,但我就是這樣。自認為非常理性的我卻無法克制自己隨著她們的情緒而起伏,不為什麼,只因為我是真正愛著她們的

依然相信,還是不再相信,那是自己可以決定的

而我,選擇前者

 

以上

 

今天走一個感性+嚴肅路線XD

還真不適合我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ys小羿 的頭像
lys小羿

Chapter 2, Big Mini World.

lys小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